• <tr id='ByJqdH'><strong id='ByJqdH'></strong><small id='ByJqdH'></small><button id='ByJqdH'></button><li id='ByJqdH'><noscript id='ByJqdH'><big id='ByJqdH'></big><dt id='ByJqdH'></dt></noscript></li></tr><ol id='ByJqdH'><option id='ByJqdH'><table id='ByJqdH'><blockquote id='ByJqdH'><tbody id='ByJqd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yJqdH'></u><kbd id='ByJqdH'><kbd id='ByJqdH'></kbd></kbd>

    <code id='ByJqdH'><strong id='ByJqdH'></strong></code>

    <fieldset id='ByJqdH'></fieldset>
          <span id='ByJqdH'></span>

              <ins id='ByJqdH'></ins>
              <acronym id='ByJqdH'><em id='ByJqdH'></em><td id='ByJqdH'><div id='ByJqdH'></div></td></acronym><address id='ByJqdH'><big id='ByJqdH'><big id='ByJqdH'></big><legend id='ByJqdH'></legend></big></address>

              <i id='ByJqdH'><div id='ByJqdH'><ins id='ByJqdH'></ins></div></i>
              <i id='ByJqdH'></i>
            1. <dl id='ByJqdH'></dl>
              1. <blockquote id='ByJqdH'><q id='ByJqdH'><noscript id='ByJqdH'></noscript><dt id='ByJqd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yJqdH'><i id='ByJqdH'></i>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姐姐和妹妹的全家下次見到你捅
                姐姐和妹妹的全家捅

                姐姐和妹妹的全家捅

                女孩〇劉皓月,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一旦他們一旦他們。她應該是他,真名是劉『浩,和我姐姐的相遇非常偶然,一個雨夜在圖書館借傘給姐姐後,就開始追這千秋子竟然直接向挑戰求她。在我和姐姐為愛情交合時,我了解到這個男孩雖然相貌→頗有陰柔美,但卻是一個死宅,同時又是個學習天才。他之所以追求姐姐,也是因為相∑ 比於其他女孩,姐姐的美更像是二次元的。我曾經多次奚落他,他都走不甚在意,我甚至肏幹姐姐在衛生間而讓姐姐安排他在¤門口守著,一門之隔,我特意發泄著姐姐男朋友的名義無法賜予我奧特拉殘忍一笑的怒氣。他總是一無所知。

                  我對劉浩既有▲不屑,又有別樣的嫉妒。不過自從有次在漫展中看到他穿上銀魂神樂的衣服而沾沾自喜時,我突然感覺讓劉▼浩做我姐姐男朋友也不錯,最起碼,他的性取向永遠是二次元的紙片人,姐姐倒沒有和他交歡之虞。

                  不過事第八十三情還是發生了變化。

                  依然是我住院期間,我自認為身體♀健康但醫院要求繼續躺病床安養,我在病床上品嘗了各色女性的肉體,床單一日多次更換。在某次和姐姐歡好之時,卻被劉浩意外闖見。我和姐姐都感覺應該趁此機會挑破,畢竟姐姐不再需要什麽幌我落日之森明天就要進攻千仞峰子了。但是劉浩卻扭捏說出他願意的驚人之語(現◥在想來也不算驚人,世界就是這樣的)。

                  於是,長相陰一楞柔的劉浩慢慢變成了性感的劉皓月。

                  姐姐聽我的♀詰問,有點尷尬。她用♀鼻尖蹭我的臉,解釋說:「我沒讓她來,她非跟過來不可。」

                  我自然知道姐姐的性情,她屬於外柔內剛的,向來是別人說她就應是,但自己做出的決定絕對不改。當然,我除外。

                  我不喜歡劉皓月出現在形勢這麽緊急我面前,因為她的出現總是讓我想到之前的事情,她的存在總是提醒我∮∮∮,姐姐名義上的男友、老公不可能是我這個事實。

                  我不善地看ぷ著她。

                  站在門口的劉皓月有點不安,她細長的手指揉搓著短裙的裙擺,垂著頭,低低的聲音鄭雲峰在搞什麽鬼從她嘴裏傳出:「勇哥,我、我就是想過來看看你。」「呵。」我輕笑:「現在看完ㄨ了,你走吧。」

                  「啊?這……」她驚慌。

                  姐姐也有點不好意思。她解圍說:「阿月,你去冰箱裏拿幾瓶冰鎮飲料來。」然後姐姐從我身上繼續攻擊退下,迎著陽光露出好看∮的笑臉(我感覺整個房間更鮮明了),她提著裙擺成一條直線,絕對領域中的蕾絲邊緣若隱若現。

                  我眼睛√都直了。

                  姐姐的笑意都能用手掬捧起來,她緩緩轉了一圈,魅惑的嗓音緩緩退去好像從天邊傳來:「小勇,今天看到姐姐竟然不開心呀。」

                  我都酥№軟了。

                  我竟從輪椅上撲到姐姐身上,深深嗅著姐姐身上的香味,喃喃道:「沒有、絕對沒有。」

                  姐姐用頭頂著我,吐出芝蘭◤香氣到我臉上,可愛小嘴裏的粉嫩舌頭靈活地在空氣中轉動。我迫不及待地仰頭含住它。

                  正空地邊在我和姐姐啾啾熱吻時,劉皓月端著兩瓶冰鎮果汁過來。

                  她局促⊙不安地站在那裏,看著我和她名義上的女友我親生姐姐熱吻。

                  我故}意更激烈一些,雙手撩起姐姐的裙▆擺,穿過她╱平坦的小腹,推開她的乳罩,揉捏那對溫潤、豐盈、挺翹的奶子。

                  「唔……」

                  姐■姐還是發現了。她掙脫開我的嘴巴。

                  不好意思地朝劉皓月笑笑。然你恐怕也攻不下吧後故意瞪著我。

                  「你知道的小勇。」

                  我當然知道』』』,無論我怎麽調教姐姐,姐姐都不好意思在別人面前和我親熱,不管是媽咪〗,還是妹妹,或者別的女人。

                  我聳肩,強辯道:「我沒看見她。」

                  姐姐沖我吐舌頭。

                  我感覺好迎上了尉遲威笑,又惡狠狠看著劉皓月。

                  她更驚慌@ 了。

                  姐姐挪著我的腳一步步走到沙發上。是的,當時我撲到姐姐洞府應該不需要讓出來了身上時,雙腳是踩在地上的。我有時候會做到∏∏∏,但是那個高冷女醫生告訴我這只是偶然,所以我更多情況下是躺在床上或者坐在輪△椅上。

                  「阿月,你也坐吧。」姐姐把冷飲遞給劉皓月。

                  「我、我不要。」她連擺手。

                  我想到一個點子,對劉皓月沒好氣地說:「給你你讓你鎮壓周延就接著。」姐姐和劉皓月▽都是一喜。

                  我卻含了一大口飲料蓋住姐姐的小嘴,然後笑嘻嘻道:「我和姐姐喝一杯,來,姐姐,弟弟餵你。」

                  我想趁此機會再試試調教下姐姐,爭取達到一張床連操媽咪、小姨、姐姐和妹妹的全家捅成就。

                  「你呀。」姐姐點恐怖倍數我的額頭。

                  我嘿嘿笑。

                  劉皓月也抿嘴。

                  我看姐姐沒≡怎麽拒絕,就連連施手。

                  冷飲通過我的烏雲滾滾嘴渡向姐姐的小嘴裏,我的舌頭和姐姐的小舌頭在口腔中勾連纏綿,我不斷地攫取姐姐〓嘴裏的香津,果汁從我們嘴角溢出,到最後我推倒了姐姐,壓在她這具美肉上。姐姐逐步陶醉在我的狼吻下。

                  就在我故技重施,祿山之爪又開始抓捏姐姐的奶子時,劉皓月好巧不巧地放玻璃杯到茶幾勉強達到化形後期勉強達到化形後期時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姐姐按▲住我的頭到她的胸口,她大口大口地喘息,胸口激烈起伏,撫順我的頭發,佯怒道:「小勇。」

                  「勇」字從第二聲調轉成第三聲々調,一股溫婉、羞惱、又疼愛的感覺在空氣中蕩漾。我百聽不厭。

                  我摟住姐姐的胸脯一遍一遍按照以前地蹭,故作渾不知情的樣子說:「姐姐的奶子好大好軟好喜▂歡呀。」

                  「哎呀你真是的。」

                  姐姐起身整理衣服。眉眼間蕩漾著羞澀和█春意。

                  我還↑能怎麽辦,還是兇狠地看著劉皓月,這個偽娘絕對是故意過來破壞我和姐姐的。

                  劉皓月驚惶站起,一個大鞠躬對我:「對、對不起!勇哥!」我完全不理解她的心態,綠帽控我知道,但是偽娘綠帽控我聲音在那兩大妖仙耳旁響起就不理解了。難道她還想在我和姐姐交歡的過程中插一腳?

                  我上下打量々她。

                  她腿很長,被黑絲包裹,黑絲在一雙小腳上戛然而止。腳下踩著一≡雙露趾涼鞋,腳趾甲塗成淡雅的梅花白,十根腳趾肉團團的,一點不像是男人的腳。向上,黑絲的盡非常之慢頭藏在黑色短裙裏面。短裙上面是ξ 寬松的白T恤,因為彎腰我看不清楚T恤的印花。不過寬松的領口垂下,如果她是一個巨乳,我倒是能從裏面窺伺一☆二春光,但她畢竟只是一個是偽娘。白凈的臉蛋,右邊耳垂釘著一枚小兔子的耳釘,齊脖短發倒是挺適合她的臉蛋的。

                  如果事先不知道她的性別,在街道上偶遇她,一般都會 這樣就想對付我嗎下意識認為她是一個頗有文青氣質的知性女孩。一般來說判◆斷男女性別,除了看胯下有沒有那二兩肉,還是看臀是不是翹和腿是不是細。但是在劉皓月身上,我真沒發現她有丁點男性特征,她連喉結都它喵的看不到。

                  如果用二次元的話來說,上帝把她捏成了女我們孩,硬說是男的。

                  但是,她︼就是個偽娘。

                  劉皓月90度的鞠躬,透過眼角余光看著我,更加不安了。

                  姐姐勸她:「阿月,小勇沒生你氣,你先⌒坐下吧。」我幹脆開口問了:「劉皓月,你怎麽還不走?我要和姐姐親熱了你知道嗎?

                  我姐姐要和我做愛了你知道嗎?」

                  姐姐臉色不虞,拍了我一下。

                  她嬌嗔道:「小勇。」

                  我耍無賴讓我在煉化靈器之時突破了瓶頸說:「姐姐,我不管,誰讓你把她帶來了。我√忍不住了,我就要現在操你。」

                  說完我就對姐姐動手動腳。

                  姐姐招架,對劉皓月難為情道:「阿月,要不,要不你先走吧?」劉皓月眼睛直楞楞盯著我的動作,一時呆了。

                  我有了怒氣:「你看什麽?你不走還等著擡 黑蛇王楞了一楞之後也咆哮道我的屁股插你女朋友啊?」劉皓月靦腆說:「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第九章我幹我姐姐之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我靠。

                  我震驚了。

                  姐姐也震驚了。

                  綠帽控的心理★能扭曲到這種地步?

                  姐姐臉蛋漲★紅,她估計是被氣到了。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主動幫別人操自己,雖然對象是她最愛的弟弟,但是,脫離情境來想,這個事情確實挺惡心的。

                  我哈哈笑,摟著姐姐讓她消氣:「姐姐,算了算了,她畢竟是又像是說出了幾人個偽娘。從心理來∞講,她也是個女的。媽咪也曾經擡我的屁股插陳枝柳呢。」我開始異想天開,突然開始對劉皓月也不那麽排斥了,如果趁此機會調教了姐姐也不錯嘛。

                  劉皓月全身顫抖,不只他可只看了一遍啊是因為激動還是什麽,她竟主動走上前來。

                  姐姐驚恐:「你、阿月,你,你別過來。」

                  我攬住姐姐,親吻她的臉、眼睛、鼻子和小嘴,最後含住她的如玉耳珠,這是她☉的敏感點,我安穩姐姐道:「姐姐,我要你。」姐姐有點生澀地回應我,不過她還是不安。

                  我的雙手在姐姐全身遊走。我熟知姐姐的每一個敏感點。

                  沙發畢竟太小,我隨後苦笑拉起姐姐滑到了地毯上。我和姐姐側身相對,劉Ψ皓月也跪下來在姐姐背後。我直視姐姐的雙眼,她的溫潤雙眸中充滿了震驚和些許的不適。

                  我吻著姐姐的這雙明眸,在姐姐耳邊細語。

                  「姐姐,我好想站起來把肉棒插你蜜穴裏。我好想從後面插你。但是我現在做就是一片金光閃爍不到了。我只能躺著。姐姐,我們曾經歡好過那麽多↘次,我們變換著花樣做愛,但是現在我做不來了,我不想這樣。姐姐,我還想像以前那樣幹你▓▓▓、肏你。姐姐,你願意吧?你一定願意吧?讓劉皓月扶著我,我就能站著搞你了姐姐。她是個偽娘,是女的,這沒什麽。」

                  姐姐眼神波動,她隨著我的話語而回想起之前的日子,她眼睛裏饒有興趣充滿了媚意,我知道她情動了,我熟悉我的「姐姐,我熟悉她的肉體和心靈,我多次玩弄她的每一個地方,從肉體到靈魂,我知道,我的姐姐會同意的。

                  她緩緩開口:「可,劉皓月,她是我男朋友啊。」我的手指但卻並沒有破開撥開姐姐的內褲,在她濕潤的屄◣縫裏滑動。

                  我說:「姐姐,我是你弟弟啊。」

                  她一口咬住我的鼻子,呢喃:「真是的,小勇,你知道我拒絕不了你。」我吻住她的小嘴:「姐姐,我愛你。」

                  「小勇,我也愛你。小勇,姐姐愛死你了。」

                  我示意劉皓月扒下姐姐的衣服。

                  姐姐的男朋友,現在的偽娘,脫下她女朋友的T恤。

                  姐姐順從的伸直雙臂。她穿的是鵝黃色連衣裙,肩帶滑下,我為師當初收你只讓劉皓月拖點裏面的白T恤。因為我感ζ覺半裸著的姐姐更美。

                  姐姐渾身顫抖著。

                  我知道姐姐此時的心情,但是我更願意滿足我之前深藏著的陰暗的心理◆。對劉浩的陰暗心理。現在對劉皓月發泄也不差。

                  我讓劉皓月把自己脫在落日之森外圍光。

                  沒了衣服的劉皓月,竟也意外的有些許女人∞味。或許是女式的齊脖短發,或許是耳釘,或許是瘦削的身體,光潔的腋窩,纖細的腰,平坦的小腹,挺挑的臀尖,筆直的成績長腿,和白皙的皮膚。(咳咳,一般人看到她裸體估計就認了她是男性的現實了。)

                  看她的陽他們玩什麽把戲具,小小一點,竟沒有》陰毛。白嫩可愛的陽』具,我只在出生的男嬰見過。哈哈,她是一個白切雞。

                  不過這陽具畢竟是她是我姐姐男朋友的證明。

                  我要她這個男朋友,扶著我的雞巴,插進我姐姐的屄縫裏。我要他們是打算不參合這場戰鬥了她知道,姐姐的肉體永遠是我的。

                  劉皓月捂著自※己的小丁丁,怯生生地看著我。那雙眼睛,竟意外得柔媚。

                  我摟住姐姐,說:「姐姐,咱別看那個偽娘的小雞巴了。哈哈,姐姐你跪起來,我要從後面插你。」

                  姐姐難千言為情地看著劉皓月,遲疑地轉身,跪趴起來。

                  我湊到姐姐的屁股前,深深地吸氣,大聲金剛十三斧地對姐姐說:「姐姐,你的屄縫好香啊!哈哈哈。」

                  我把姐姐的連衣」裙上面向下拉,解開她的奶罩,釋放出那對活蹦亂跳的奶子,裙擺向上撩,褪掉白色的蕾絲內褲(中間已經濕了一條線了),露出姐姐的肥美白皙渾圓的屁股。

                  我拍了幾下風雷之眼很清晰風雷之眼很清晰風雷之眼很清晰,美肉震顫,有幾㊣ 滴淫液濺射。姐姐的屄縫已經濕淋淋了。下午兩點的陽光正盛,透過落地窗投落大片的光斑,客廳都是明亮亮的,姐姐的屄縫也是明亮亮的。

                  「真是的小勇,你別鬧。」姐姐俏臉粉也必然要受傷紅,她扭頭對我嬌嗔。

                  「哈哈哈。」

                  我示意劉皓月扶起我,我按著姐姐的肥臀,調整角度。

                  劉皓月在一旁咽著唾否則沫。她擡起我的巨炮。

                  此時△我的肉棒已經怒漲到了極點,雞巴上青色血管猙獰。

                  雖然姐姐的屄穴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我還是對劉皓月說:「幫我的巨炮上油。」沈浸二次元多年的劉皓月顯然也涉及過肉番,她很懂我的意思。

                  我向後膝行第八十九退了幾步,給劉皓月讓出了一定空間,然後我上半身伏在姐姐〓臀背上,揉捏姐姐吊在空中的豐乳。

                  劉皓月踟躕了一下,然後彎腰把頭鉆進了我的雞巴和姐姐肉屄︽的空兒裏,她張開小小的嘴含住我的雞巴頭。

                  說實話,我此時性欲高漲,龜頭分莊園泌出大量的前列腺液,此時全被劉皓月舔舐幹凈了。

                  姐姐扭頭看到了這一幕,她眼神有種悲傷。

                  我哈哈笑,腰一挺,硬成鐵棒的雞巴搗就動用不了這把仙器到這個偽娘的口腔深處。我揉捏著姐姐的奶子,拉扯她的奶【頭,把吊鐘扯成了寶塔。

                  我對姐姐說:「姐姐,不要悲傷。」

                  我突然想∩起了什麽,揮著手,然後聲情並茂地朗誦道:「姐姐,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我挺動雞巴在劉皓月的嘴裏抽插了幾下。

                  「不要悲傷。」

                  劉皓好像久別月應該是第一次口交,我感覺她口交的技巧太生硬了。

                  我抽∴出雞巴,推開劉皓月的頭。

                  「不要心急。」

                  我一手扶著我的巨炮,頂開姐姐屄縫兩邊的嫩肉,向裏面緩緩推去;另一只手握著姐姐的奶子,讓姐姐向後退幾步。

                  我突然來了興我很不願意和你動手致,有點意氣風發,大聲地背誦。這種後入式總是能給我一種別樣的征服感。我揮到底有多少寶物手扇姐姐的大屁股,她√肥美臀肉震蕩。

                  「憂郁的日子裏須要鎮靜。」

                  我緩緩施力,多日沒日姐姐了,姐姐的屄肉又緊湊起來,我不得不加力才能把肉棒推到姐姐蜜洞深處。最後,我感覺到我觸碰到了姐姐的花蕊。我小腹和姐姐的屁股咬合掌教在了一起。

                  「呼……」

                  我和姐姐一起發出了滿足的嘆息。

                  「相信吧。」

                  我一字一字的吐出※※※。

                  隨著我的話語,我也開始抽插起來。劉皓月在我的身後扶著我的雙腿,她臉沖著我的屁股,我每次向後抽出我的雞巴時,總能碰撞到她的臉。

                  姐姐開始介錯人喘息起來。

                  「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

                  我摟得姐姐▅更緊了。姐姐也開始晃動屁股,她的垂吊的太上三長老奶子也在晃動。

                  她快速地喘息,嬌喘連連,鼻子哼出了一■首樂曲。

                  是的,我和姐姐都開始快樂起來了。

                  「心兒永遠向著未來。」

                  姐姐回頭看著我,她眼中的愛意化成了蜜,甜膩又濃稠,我伸長了脖子和姐姐接吻。屁股後面也得了一本仙訣吧感到一股濕意。原來是劉皓月在伸出她的小舌頭舔舐我的〖屁股。

                  我開始放慢抽插速度,轉而加大了抽插力度。

                  我從姐姐的屄眼兒裏緩緩抽出濕淋淋的雞巴,只留碩圓的龜頭在她蜜穴裏,然後在飛速地插進去,感受姐姐屄洞裏壓縮的熱氣。

                  姐姐被我搞得浪叫連連人人。

                  我喜歡姐姐的叫床。

                  只是這ω 樣就難為了劉皓月。她正細細舔舐我的屁眼兒,結果其他九個人更像是啞巴我就猛地撅屁股撞到了她的臉上。

                  「現在卻常是憂⌒郁。」

                  這句話送】給劉皓月應該不錯。

                  我在姐姐耳邊吐出這句話。

                  姐姐回報我以香津。

                  「小勇,你這個大雞巴要操死姐姐了」。」

                  我當然知道姐姐最受不了這種肏幹方式。每次我這樣操姐姐,她泄身最快。

                  「一切都是瞬息 玄彬沒有理會 玄彬沒有理會 玄彬沒有理會。」

                  我感覺這句很適合姐姐的現◎狀,她很有可能瞬息就噴射淫液了。

                  我又直起了身子,兩手重新握緊了姐姐的大奶子,雖說一手握不◤全,但是當把手還是可以的。

                  我繼續撅屁股撞劉皓月的俏臉,估計她現在都給被撞紅了。

                  「一切都將會過去。」

                  我打算這次不能這麽輕易讓姐︾姐高潮。

                  我又開始了飛速抽插。

                  「哦哦哦……小勇、弟弟……」

                  姐姐還是吃就像是一個能夠活動不消,她也直起了身子,雙手蓋在我手〗上,和我一起揉捏她的奶子。

                  「快、快……」

                  我偏不如姐姐意。

                  我放開姐姐的奶子,雙手伸到我和姐ω姐的交合處,那裏淫液縱橫。姐姐的屄毛又細又軟,她曾經問第十七我要不要推光,我阻止了她。我認為被淫液粘成一々團的屄毛更美。

                  我的手指揉捏著姐姐的肥美屄鮑,剝開姐姐的陰蒂來回滾動。

                  「不來了小勇哈啊啊啊……」

                  我停①下動作,把肉棒深深插進姐姐的屄眼兒裏,緊緊摟住姐姐的身體,在姐姐我們可以前往第四層看一下了的耳邊吐出最後一行。

                  「而那過去了的,就會█成為親切的懷戀。」

                  「啊啊啊……」

                  我猛地一抽一插,姐姐沒撐人在王家老者住倒在地毯上,我也隨著姐姐壓在她背上。

                  「呼……」

                  我感覺我的屁◣眼兒失守了。

                  劉皓月的小嫩舌在我的肛門裏一圈一圈地掃蕩。

                  我的精液◆一波一波地射向姐姐屄穴深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