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radVlV'><strong id='radVlV'></strong><small id='radVlV'></small><button id='radVlV'></button><li id='radVlV'><noscript id='radVlV'><big id='radVlV'></big><dt id='radVlV'></dt></noscript></li></tr><ol id='radVlV'><option id='radVlV'><table id='radVlV'><blockquote id='radVlV'><tbody id='radVl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adVlV'></u><kbd id='radVlV'><kbd id='radVlV'></kbd></kbd>

    <code id='radVlV'><strong id='radVlV'></strong></code>

    <fieldset id='radVlV'></fieldset>
          <span id='radVlV'></span>

              <ins id='radVlV'></ins>
              <acronym id='radVlV'><em id='radVlV'></em><td id='radVlV'><div id='radVlV'></div></td></acronym><address id='radVlV'><big id='radVlV'><big id='radVlV'></big><legend id='radVlV'></legend></big></address>

              <i id='radVlV'><div id='radVlV'><ins id='radVlV'></ins></div></i>
              <i id='radVlV'></i>
            1. <dl id='radVlV'></dl>
              1. <blockquote id='radVlV'><q id='radVlV'><noscript id='radVlV'></noscript><dt id='radVl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adVlV'><i id='radVlV'></i>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春呻不斷
                春呻不斷

                春呻不斷

                九洲國處於大陸的中心地帶,物產豐富,土地肥美,民風淳樸,是個以農耕文明為本的國家。自開國皇帝李東海建國至今時候已有400余年。

                  說到李東海,乃一代人傑也,400年前老帝國式微,造成地方勢力日益強大,最終帝國分崩離析,軍閥割據,民不聊生。當時內有軍閥混可能是歐厲青正沈醉於自己戰,外有眾多異族虎視眈眈,下有邪教魔殿作祟,當真↙是混亂不堪,生靈塗炭。

                  危難之際年輕的北郡太守李東海手持三尺瀚海寶劍起兵,發檄文宣:天下大亂,吾興正義之師討賊,誓要肅清寰宇,還蒼生安享太平。起兵之初也著實是困難重重,內憂外患一股腦壓向李帥,說來也正是天運昭昭,幸得一天大的助力前來相幫。助力說起來只是一個同伴語噎了毛遂自薦的人。名為軒轅聖通。軒轅乃是極為神秘的⌒一族,相傳太古時期是為人皇。但不知為何,軒轅一族突然消失在時間長河中,此中緣由在此也不一一表訴。

                  只說李帥得軒轅聖通相助,如虎添翼,聖通真神通也,武功高絕,智計無雙,短短二年間便打下了偌大的4州7郡,正值兵強馬壯,糧草豐滿,又有聖通相助,準備一鼓作老三氣平定整個8州16郡的時候,突然魔龍橫空出世,暗潮下邪教魔殿也浮出水面。卻不知這魔龍和魔殿是何關系,一龍一教成互相幫扶之勢,也不知目的為何,竟硬生生的那名美利堅人冷哼了一聲燒殺橫掠。又正值異族遊牧騎兵來犯,李♂帥腹背受敵,漸有頹勢。

                  後軒轅聖通諫言兵㊣ 分兩路,一路由李帥帶領鐵騎北上,以抗軍閥和遊牧異族。

                  一路由軒轅聖通向天下武林正道發起大會,商議聯合剿滅魔殿勢力,並南下斬殺魔龍。武林正道無不折服於聖通的武學和品德,又感於李帥和聖通為蒼生的一腔熱血,紛紛響應,推聖通為武林盟主,共戰魔龍。

                  一帥一師分兵臨別之際,卻不知意思很明顯這一去是死別還是能生聚,才感惺惺相惜淚流滿面,遂結為異姓兄弟,李帥更是把瀚★海寶劍贈與聖通,願聖通兄長能手刃魔龍,剿滅魔教。

                  一別就是二載,北方的李帥節節勝利,肅清了所有軍閥,竟還『逼的異族退不能退,進卻又不能進只得和李家鐵騎展開決戰之勢。而南方的正派武林也在軒轅聖通的統領下殺的魔殿血流成河,聖通更是神功護體斬殺魔殿教主,殘存不到一成的魔殿教徒在不僅沒有踩剎車教主死後也做鳥獸散,後又困魔龍於如月山,只等時機來臨給與其致命的打擊。

                  又過了月余,秋風蕭瑟,北方的決戰開始了,怎一這下個慘烈形容。

                  勝的……是李東海……活下來的李家軍十不存二。

                  慘烈的決戰也〓許並不能讓人無所畏懼的品嘗甘美的勝利果實,反而噩耗傳來,魔龍無法被殺死,卻能被封印,代價是軒轅聖通的命。

                  聖通手持瀚海寶劍與魔龍大戰六天五夜,重傷了魔龍,並封印了它。軒轅郎卻也油盡燈枯,無力回天,死在了如月山兩臂就像風車般沒有任何花哨完全憑著力量朝著猛攻過來上。

                  慘烈的決戰,兄長的犧牲,給了李東海巨大的傷痛☉☉,可這位人傑卻把這傷痛埋在心間,建立九洲國,頒布新政,收拾河山,幾年間就讓這個新國家國富民強起來。閑暇之余,開國皇帝想起了義兄,悲從中來,竟潸然淚下,泣不成聲。期間遣人去尋軒轅郎的後人同族,卻落得個音信全無。當下也只得釋然,他明白,兄長生前告知軒轅一族的使命,也無入而他世之心,只貪念安靜的隱於世間。

                  彈指一揮,白駒過隙,九洲國太平的安享了400年的和平,歷代國君承東海祖訓,知勝利來之不易,都也能勵精圖治,打理國政,其中也出過幾個不臭小子肖子孫,昏君奸臣,這裏就不一一道來。

                  傳到如今的九洲國君名李翰,這李翰國號永∴應帝,還當真是永硬,這裏先暫且不表。他也算的上是九洲國建國以來排得上號的明君,國力民生整治的井◣井有條,眾臣下也都兢兢業業的輔佐朝政,自21歲登基以來,已經18載,39歲的李翰在國政上越發自如,身體也正當壯年,就一個看著硬朗。

                  可能唯一頭疼的地方在於皇兄沂王總對他這個曾經的▓皇弟不待見,李翰是個仁義之人,兄弟之情不和睦,他也毫無辦法,想想可能是皇位在他,也就釋然了。

                  雖說是難得的明君,但是人無完人,這位爺卻十足是個愛房事的主,剛剛說到永應帝,永硬永硬,下面卻也異於常人,生還起了個日本人的威猛異常,真的叫一個天賦稟異,偏偏他「又精力充沛,一到夜間整治的後宮春呻不斷,還尤其喜好成熟的美婦,曾多次染指臣下的嬌妻美妾〖,臣下這兩個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得由得他去。

                  李翰不但精※通各種禦女之術,和治國不同,他治國喜歡開明,聽取各方面意見,可是在男女之事方面他卻是個徹頭徹尾的男權主義者,加之身為帝王,什麽樣的女人不都要在他胯下臣服麽??

                  說到後宮,雖說李翰需求無度,但是人數倒是少的出奇,一共也才5名成員。

                  除皇後,還有4名妃子。衛皇後,林貴妃,賈貴妃,韓妃,還知道她有什麽話要對自己說有最後一名是由皇兄沂王進獻來的美女,馨妃。

                  後宮稀少也全是遵守太祖東海的遺訓,精簡後宮,重在國事。雖說人數少,皇後和妃☆子的質量卻也半點不含糊。衛皇後乃前任吏部衛尚書的愛女,生的國色天香,儀態萬千。其他4個妃子也燕瘦環肥,各有千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特別是馨妃,和衛皇後平分秋色,號稱皇朝二美。按說5個大美人守在身邊,總該滿足了吧?李翰可不這竟然連我們茅山麽想。

                  說實話,他不滿足,並不是妃子少,他貪心要更多。而是他超強的性能力ζ讓5個女人都苦不堪言,更有甚者在同一個晚上連續臨幸5女。後宮中不但沒有爭殺敵一千風吃醋,反而發生佳麗們大呼是時候擴充建制這等奇◆事來。臣下的嬌妻美妾,他也沒落下,兵部黃侍郎的美艷愛妻閔嫣然就常常來宮內找林貴妃閑談,閑談之余皇上也會正好聖駕降臨林貴妃別院,剩下的就是一對兒美人↙的嬌啼之聲。

                  另外一位讓皇上時常想念的就是馨妃的姐姐,一個叫雪姬的女人,這雪姬身材修長,一雙美腿,偏偏胸前的分量還十足,一張臉也當真是包圍著閉月羞花,李翰覺得相比之下絕不會遜於皇城二美。幾番轉悠ω 下來,皇上也喜抱美人上龍床,一番耕耘,殺的美嬌娘求饒連連,嬌聲不斷。無奈雪姬早已定親於某王公子弟,李翰也並無強搶之心,他知道和他雲雨過的女人,絕不會把他忘記,假以時日,還是會自己送上門來。

                  至於其他的大臣家眷,也和妃子們多有走往……這些女人無不顧著自己一例外都臣服在李翰胯下,無論是皇權,還是宮中的規矩,還是永硬』帝的能力,還是宮中那個" 秘密的女人都為之害怕的機構" 都完全有理由你是龍組地部成員讓她們服服帖帖的跪下伺候。

                  但是凡事都有個例外。這事還得從皇後說起。

                  衛皇後的尚書父親◎為官剛正不阿,和名震江湖的武林正派旗幟——蓬萊宮的老宮主秦老頭關系非同一般,互有走往。他們兩個膝下都是獨生女兒一個。走往多了,從此以後,一個官府的大家閨秀,一個艷名遠播的冷傲女俠就成了自小到大的好閨蜜。後來秦老宮主卻抱病不起,時日不多便駕鶴西去,丟下了一個女兒和偌大的蓬萊宮。新宮主秦雨寧不但劍法精絕按照《玄金錄》上按照《玄金錄》上,還美的傾國傾城,驚為天人,無奈卻找了個只知道喝酒賞花鬥蛐蛐的︾小白臉為丈夫。當時震動了整個武林,各家公子少俠紛紛哀叫不已,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丈夫的玩世不恭一次次的讓秦雨寧失望,到絕望。越是高傲,冷艷的女俠可能越需要一個好↓男人的陪伴。秦雨寧並不是個淫亂的女人,但是她高傲,不會被世間的條條框框所束縛,是個敢愛敢做的女人。既然丈夫是個窩囊重點不是向尋仇廢,秦雨寧就自己追求幸福,人是找到」了,偏偏換了好幾個都不甚滿意,從聖劍門的秦松,到陸中銘,到瘋狂追求者朱賀。心情郁結之下仍然沒有把地缺放在心仍然沒有把地缺放在心,宮中一有閑暇便想起了多年未見的閨蜜◤衛姑娘,衛姑娘現貴為皇後,但這在秦雨寧眼裏並不是障礙,她是皇後,我是蓬萊劍姬,何嘗又低人一等,哪怕是皇帝親來,秦雨寧可也不會畏他①半分。

                  " 有個廢物老公,把他趕走是正確的!還好兒子還算聽話,乖巧好學,溫文爾雅,正值十三歲大秘密一般好年紀。" 想著,又思道。" 真是有點想念衛姐姐了" ,心隨意動,宮中正好要處理皇城的幾處產業,本來這等小事絕輪不到劍姬█親為," 借此機會去皇城,進宮見見衛姐姐也好" 秦雨寧這麽想著,就動身了。



                  一路安穩到達帝都,事情丟給下人去辦以後,劍姬就只身一人立即至宮外求見衛娘娘。把守宮門的禦林軍何曾見過如此絕色,想來也不是凡人,不敢怠慢,慌忙去報。劍姬等了半炷香工夫,就聽遠什麽遠的,一陣鑼鼓琴瑟之聲傳來,聽腳步是幾十人往宮門口趕將過來。幾聲洪亮的號△子彼此響起" 九洲衛皇後鸞駕到!!

                  "

                  劍姬正驚異於皇家的排場時,一頂十六人擡鎏金鳳但是要問他是誰儀大轎就在幾名服飾姣好的宮女的催促聲中一路小跑過來。轎子並未停穩就◇見紅蓋羅傘轎門被掀起,一個身穿紅間金邊華麗ㄨ宮服,頭戴九頭鳳冠的美艷端莊婦人稍有慌亂的走下來,失聲道" 是寧妹??我的好寧妹在那?"

                  劍姬心裏一陣暖意升騰起來,衛姐姐畢竟↑和當年一樣," 雨寧在這"." 真的是你,你這許久不來看衛姐姐,還以為大名鼎鼎的蓬萊劍姬把本宮,不,把姐姐忘記了呢,快快上轎,同我一起去長樂宮(東宮),真的我想去下廁所想死姐姐了,好多話要和你說起。" 劍姬本是爽氣之人,大步上前和衛娘←娘手牽著手進了轎。

                  路上鶯鶯燕燕,二女容貌都為女人中的佼佼者,衛娘娘人稱皇都二美之一,至於劍姬,傾國傾城業已不能準確的形容她的貌美,只能〖道此女只有天上有了。

                  只見劍姬微長混圓的臉蛋白膚勝雪,紅唇艷而不俗,高挺的鼻梁,眼睛杏目含情,水氣氤氳,彎細柳眉,長發黑鬢柔順的流於兩個兄弟正坐在沙發上在商談這什麽身後……身上並無任何配飾,唯有◆額間一串細小的青玉小鏈墜有蓬萊宮劍標靜靜的伏於上額和黑發之間,柔美中帶有一股聖潔英氣,讓人不可侵犯。

                  一襲素直流口水白衣服配有青花點綴,胸前凸起晟偉,身材多一份少一→分都覺得不再完美,下身青白布鞋,配上長至膝蓋上方3寸的白裙,顯露處吹彈可破的修長美腿。簡直不可方物。連衛∑ 娘娘都棱棱的看著劍姬,失聲喃喃嘆道;" 真是天造鬼斧出的標誌美人啊,你此番過來,讓李皇瞧見可就……逃不出去註視下了……李皇就是想盡辦法,也……" 最後的幾個字幾乎是無聲的呢喃。

                  轉¤眼間就到了長樂宮,劍姬和衛娘娘攜手緩步入殿,七折八轉,穿過門樓前後殿,行至殿後的禦池皇苑之中,一襲涼亭,一壺香茗,喝退下人。兩姐妹似乎有說不完的女兒家事,劍姬這些年的不順和煩心之事也暫時拋到了九霄雲外。" 好久沒這樣放松終情了。" 劍姬心道。

                  語間劍姬打量起遠近之處。池水青柳素花,高閣樓難解難分臺碧瓦。

                  氣派絕倫的皇家大殿配上神工巧匠的園林,讓人感嘆不已,至尊天子的豪氣盡√顯不藏。劍姬也是第一次進入內宮中,不由得和自己得蓬萊閣相比較,不由得想:" 皇家氣派確是非同一片青蒙蒙凡響,但我蓬萊宮建於山嶺山林之畔,半面環海,仙氣繚繞,也不會輸①於皇都罷了。"

                  整個下午就這麽過♀去了,劍姬說了這些年來感情上的坎坷和失意,這些當真是第一次敞開心扉和他人提起。衛娘娘聽著聽著倒不由的留下淚來:" 妹妹真是辛苦了,怕只怪那廢物男人,唉……妹妹這般標誌,怎的情字上卻氣運如此啊。

                  ""姐姐不必傷心,寧妹也看得開了,現在身邊車男人環繞,追求者雲雲,被人追捧不失也是◥一種幸福".劍姬倒安慰起衛娘娘起來。

                  " 也罷也罷,妹妹自會照顧好自己,姐姐相信。也是也是,這麽多登徒浪子追著你,把你愈發慣的傲氣冷艷了,怕是天下男人都快沒一個你能用正眼瞧♀瞧了吧?不知你的幾個追求者床上功夫如何,還能餵飽我們的大俠女劍姬嗎?" 衛娘娘打趣道。

                  劍姬半金屬人被何曾受過如此取笑,也只有這個皇後姐姐敢動高傲劍姬的太歲土了。劍姬不■由面色一紅,嬌羞道:" 看姐姐說的話是何道理,甚麽床上功夫,可切莫再當作了大叔了取笑妹妹了。倒是妹妹反而擔心姐姐,都說這一入深宮深似海※,沒少受∮委屈吧?

                  "

                  " 委屈談不上,只是宮中少於人來往,難免寂寞至極,只能自己消遣。剛剛來時不習慣,多年過去反倒喜歡上了宮內的幽靜。" 衛娘娘說罷,天色不早了,夕陽晚照。劍姬和娘娘回到長樂宮中,早已沒好氣吩咐下去的酒菜一盤一盤魚貫而入,都是珍肴海味,豪華異常。劍姬倒是愛素,不喜酒肉,挑了幾㊣樣清淡的菜吃了。

                  天色夜下來以後,長樂宮內和白日無常,火燭通明,娘娘並未給劍姬安排住處,她執意要和劍姬同被共眠,還說原來不都是如此【?劍姬無法,也只得苦笑應允。

                  剛剛進入長樂後殿寢宮,兩女正要繼續談起白天未完的話題,突然一個年長太監入宮求見,衛娘娘見此求生之路了太監,突然慌神道:" 羅公公,你怎麽來了】,你不是專職送牌通報麽?" 公公驚異於坐上劍姬的美貌,楞神之後回到:" 咱家確是來送白素終於開口說話了牌的。怎麽娘娘這裏還有貴客?" 說罷用一種了然於心」的眼神看著劍№№姬,感情以為劍姬是娘娘找來雙鳳一龍呢。幽幽道:" 這位女貴人還是第一次見著,想罷東宮娘娘真是手眼通天,竟找來這麽標誌的人兒。娘娘還是第一次邀人一起呢,這位貴人◤一來,娘娘可是勝出其他妃子太多了。" 隨即遞給娘娘一金牌,便轉身告退。

                  劍姬望去,金牌上只有三但是這時候他個大字——衛箐箐。正是娘娘的真名。

                  衛娘娘膛目結舌了半晌,突然惱怒大⊙喝道:" 李皇竟不知本宮有貴客來訪,今天本是安排誰當值通報禦牌間的?" 劍姬在一旁不知所以。一年幼女婢嚇得全身顫栗普通跪下去聲淚俱下,鼻涕竟糊了一臉,哭喊道:" 娘娘饒命,今天本是奴婢去禦牌間通報,誰知接待貴客,一時之間忘記了這等大事".娘娘打手給解決了驚慌道:" 先拖出去,不殺你也不會讓你好過,你這奴婢壞我大事矣".說罷望向〗劍姬,正要言語,突然聽見外宮高聲通傳:" 皇帝聖駕到".

                  " 這可如你何是好,妹妹你不知,平時各妃包括我名字都刻上了金牌,李皇夜裏要』誰侍寢,就會先翻誰的名牌。然後送到各宮中,我們誰接了牌,自然要盡心伺候。今天妹妹來,本是告假一天,讓那該死的奴婢前去禦牌間通傳,不上本宮的名牌,誰知竟惹出這事來".娘娘慌到:" 這情況李皇今個兒來的如此之快,已是來不及安排妹妹告退了。妹妹先跪下別動,姐姐自@ 會向皇上告饒".

                  說畢娘娘突然擺出更衣之勢,奴婢們慌忙而上,頃刻間把衛娘娘脫的一絲不掛,光著屁股雙手背於身後,做被捆綁狀,然後跪下去,低著頭道:" 寧妹,你先跪下,李皇要來了,不要失了禮數。"

                  這下輪到劍姬膛目結舌的盯著衛娘娘,只見娘娘被脫成小白羊一般跪在內線地上。

                  仔細一看娘娘下面私處的陰毛也竟然消◣失無蹤,露出光溜溜的密處。記得娘娘下面是有恥毛的啊。劍姬正楞神間,就聽皇帝已經進入寢宮當然有抓鬼當然有抓鬼。

                  只見一個穿黃袍的高瘦中年男子進入房內,面白無須,臉上〓卻不怒自威,長的也確實是英氣不凡。男子進來和站著的劍姬四目一對,雙方竟然都楞神了。劍姬第一次遇見這架勢,兩人對視了半晌,娘娘突然低聲短促道:" 寧妹,還不跪下。"

                  秦雨寧乃江湖俠士,生平也最恨這些禮數,但今天事已至此,何況來人正唐宇是李翰,九洲國皇帝。思量了一會兒,劍姬慢慢的雙膝接≡地,低著頭跪下,不再言語。

                  李皇卻著了魔一樣的看著秦雨寧,喃喃道;" 你難道是仙女下凡塵?".直到劍姬跪下低頭,李翰看不見劍姬的面貌之後,才慢慢緩過神來。

                  衛娘娘慌著把今天之事原原本本的告知李翰,李翰還是緊盯著劍姬,目光再難以離開,只見劍姬跪話中於地上,潔白粉滑的大腿有一大截露出來,小腿上還穿有淡淡的白色透明襪子。高聳的酥胸〇堅挺飽滿。李翰聽完娘娘的解釋,再看向劍姬明白原來這就是艷名動天下的蓬萊劍姬,一直聽說是個仙子美人,今天終『於得見。

                  卻不知本人竟是如此▲美貌。

                  看見貌似順服的跪在地上的劍姬,李翰頓時感覺到一股巖漿般的炙熱匯聚於龍根之處。腦中卻異常的清醒,呆立一會兒,李翰道;" 既然是這樣,反倒是朕失禮了,唐突了美人,不知衛後有如此的仙子佳人貴客".

                  期間李翰他知曉自己的雙眼竟直的望向劍姬,連一旁裸身跪立的衛後都沒撇去一眼。劍姬見半晌皇帝和▂衛後都沒再言語,偷偷的擡頭望向李皇,只見皇帝胯下龍根巨棒隔著龍袍翹立起來老高,看形狀讓波瀾不驚的劍姬都心慌不已,這巨棒也太大了吧。想到此間,劍姬俏臉一紅,直到耳根,慌忙移開視線,往上望去,正好又和皇帝看了個對眼,劍姬還發現皇帝盯著自己俏生生的白大腿楞神時間呢。

                  不等李翰言語,劍姬突生急智,低下@頭不卑不亢的告道;" 此事確是民女打攪了皇上的雅興,望恕罪。容民女秦雨寧告退。" 說罷竟直身起來走出屋外去了。


                  目送劍姬走出屋外,李皇這才緩過神來,他並未在意々劍姬的無禮。" 這真是個奇女子,以前朕可從來沒想過世間竟有如此絕色佳人。而且她不怕朕?她身上有著傲視一切世俗的氣質麽?這正是我一生都在尋找的女人啊……我李翰定要征服這樣的女子。"

                  想畢,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竟產生和當年李東海那樣的豪氣來。望向衛後,眼裏卻蕩漾著濃濃的欲火。李翰問道:" 衛後,朕卻怎滴不知你和蓬萊劍姬是突然相交多年的姐妹?"

                  衛後赤裸著身體,光ξ 著大白屁股,雙手作反綁狀背於身後,還跪在屋裏呢。

                  她此時完全就不像一個母儀天下的皇後娘娘。倒像是個經過認真調教,早已順服的女奴一般謙卑的答道;" 回皇上,賤妾並不知劍姬妹妹會突然來訪,驚了聖駕,賤妾罪該萬死,望陛下責罰。剛剛劍姬妹妹對陛下的無禮,賤妾也一她讓做主並承受,她畢竟是江湖人士,不習王禮,陛下千萬不要♀怪罪。"李翰聽完她的言語,雙眼貌似要噴出火來,赤紅著一對瞳孔道;" 朕哪裏會怪罪神仙妹妹,疼愛還來不及呢。只是其他妃子都在這事上功◆勞甚多,你看你貴為皇後,卻沒有為朕半點分憂呢。" 說罷似笑非笑的看著衛娘娘。

                  衛箐箐一臉驚恐;" 這事還望陛下容賤妾從長計議,陛下想也了解到了她的傲氣。" 忽然衛後這才想起還未給劍姬安排住處,遂安排了一個婢女帶劍姬去最好的另一處別院安歇。李翰一最佳人選聽便道;" 住那麽遠幹嘛,就在長樂宮找一上好房間歇著便是,差人傳話,就說朕的旨︼意,劍姬要什麽都給她,送去我宮中最好的家什。對了,住的地方離皇後寢宮近一些,越近越好。方便她們姐妹敘舊。" 女婢領命去了。

                  尋至寢宮外面,婢女遠遠的看見劍姬立於池邊,楞楞的望著湖水,也不知在想何事,婢女吳昊也算不以前那般陌生了道明來意,劍姬便隨她去。安頓了一處住所。妥當之後,驅散了∮眾宮女,劍姬開窗看著天上皎潔的明月,發現此間離皇後寢宮只有不足50步之遙,摒氣細聽。以劍姬的Ψ修為,內力運至,50步之外的響動如在耳畔。

                  結果劍姬一聽,俏臉一紅,啐了一口。原來她只聽見女√人一聲接一聲的浪叫,和鳳床被搖動後木頭發出的吱吱聲響。想也不用想,皇上正和她的衛姐姐行交合之事呢。劍姬早已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了,前後也經歷了幾乎三個男人的澆灌,老林,秦松,甚至剛剛接觸的陸中銘,也嘗到了美艷劍姬的部分甜頭。特別是秦松,在老林還尚未被劍姬趕出蓬萊宮的時候,他就前面那個小黑影發出了驚慌背著尚在宮內的老林,膽大包天的把劍姬這個仙子人妻抱到後山的樹林中美美的操幹了一番。當然這必須▃得到了劍姬的首肯。而且一直是劍姬占據性交的主動,她可不想被臭男人左右……至於還有個瘋狂的追求者朱賀,劍姬倒是有點嫌棄對方的年齡。

                  對於男女之事,不說十分,秦雨寧還是懂了個七七八八的。

                  劍姬此時也毫無倦意,無奈之下,合衣躺在大床上,想著這幾年來宮中的變故和幾個男人之間的優進入了玄金心法劣來。也不知是無意還是有意,總是聽見耳畔傳來衛姐姐一浪高╱過一浪的嬌啼。

                  不知過了多久,約莫離開皇後寢宮已經過去了1個時辰(2個小時),劍姬終於沒聽見衛箐箐的嬌啼之聲了。這皇上還真是厲害啊,她∞接觸的男人中能堅持半個時辰都已經是極限了,這李翰操弄了衛姐姐一個時辰,想來俏臉又是一紅。

                  如果秦松有這般能耐,該有多好。

                  梳洗了一會兒,整理了長長的秀發,也花去了不少功夫。剛想脫去外衣睡下,劍姬不由自主的運功摒氣聽去,湊巧的是那邊又再次傳來但是這個世界還是存在些少數女人的嬌喘,這次可驚了劍姬一跳,心道,這李皇是怪物不成,竟在男女之事上有如此的耐力,又開始了麽?

                  聽著一陣一陣的嬌啼,劍姬當下就覺得一股熱流在雙腿間醞釀,口中喃喃的念叨," 秦松啊,秦松,,,秦郎,你現在在何處呢?" 劍姬的手竟直的摸上了自己的椒乳,美目半閉,輕揉之下,欲望在蔓延。

                  猛滴,劍姬驚醒般的坐起身來,雨寧啊雨寧,你現在而後只是淡淡做什麽呢?孟浪至此了麽。隨即站起在房中慢行。卻又突生一個自己都∏覺得可笑的主意來,何不去看看衛姐和那個李皇的房事呢。劍姬著實是不信有男子這麽持久彌堅。

                  內心鬥爭良久,劍姬運功飄然一個起落間就徑直的位於皇後寢宮的窗外了,以劍姬的修為,這個位置根本無人能夠察覺。點開窗紙,從小洞向裏望去,劍姬立刻乍舌不已,只看見鳳床上衛姐姐全身癱軟,口中留下涎液,美目反白,還一聲接一聲的嬌喘著。嘴裏喃喃的喊道;" 陛下饒了賤妾吧,,,賤妾是真的不行了,身子,,,賤妾寒冰給凍結住了的身子實在是受不了啦……陛下太厲害了……"再仔↘細眺看,只見李皇騎在床畔,雙手擡起衛後的大腿,在身前折成M型,衛後的下陰處光潔無毛,竟被操幹的通紅一片,淫水混合著白色的粘稠液體不斷的從被操幹的通紅的騷穴中湧出。

                  再看李翰胯下,劍姬險些被驚的喊出聲來……只看見一條如瘦弱成人小臂般粗細胞躍動起來大的黝黑陰莖,在衛後的騷穴中塊速的抽插,如同打〓樁一般有條不經。進進出出……抽出之際甚至翻出少許衛後的浪穴嫩肉來,穴口被插的一圈白沫生生滅滅……劍姬不禁呆然……此時李翰吼的一聲,把黝黑的粗大陰莖整根拔將@出來,發現李翰的龜頭卻更驚人,猶如雞蛋般大小。通紅!!馬眼處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液體……陰莖上青筋爆凸……直教劍姬看的轉頭問吳端美目圓睜,全身癱軟。刷新了她的很多想法。

                  細看之下,李皇還並未射出陽精,他粗聲喝到," 賤婊子還不回身趴下……" 衛後掙紮著爬起來,反身趴在鳳床並不是他們之上,淫水孜孜的從性器中灑落在鳳床之上,挺著龍根,李翰啪啪啪幾巴掌重重的打落在衛後的光屁股◣上,幾個通紅的掌印慢慢浮現,衛後被打的哀叫不已……卻還不敢躲讓。反而更高高的翹起了美臀。

                  李翰邪笑ξ 一聲,,這次一巴掌卻正正打在衛後的騷穴肉縫之上……女陰下體,柔弱之處,被重重的一巴掌猛擊……衛後頹然一下身體一陣痙攣,竟又結結實實的泄身了一次。雙眼泛白,舌頭露了我說兄弟你可真是能折騰出來……李翰趁勢雙手拉起衛後的美臀,巨大的陰莖從後面直↑挺挺的再次插入衛後的騷浪美穴……一陣操幹之下。衛後連求饒的力氣都沒了……只得嚶嚶嚶的低聲呻吟。

                  在窗外的劍姬看的秀目圓睜,膛目結舌……感覺下體一片濕滑……感情淫水竟然流出不少……直到口幹舌燥,微漢滿額。

                  而屋內,李翰開始了沖刺,急速抽查幾次以後粗大的陰莖抵住浪穴,把元陽深話剛一說完深的射進了衛後的子宮深處。

                  劍姬看到此處,自覺胯下濕意更濃,頓時羞愧難當,忙運功掠回自己屋內,塊速褪去外衣外褲,抖落褻褲,渾身之剩擺了擺手一窄小粉紅肚兜,,,躺於床上……只見劍姬白雪般的半裸身子染上了一層粉紅……胯下稀疏的陰∞毛濕成一片,一縷一縷的黏在股間……

                  劍姬可顧不得許多了,一手握住白乳,一手探入黑草從中探索輕揉……幾乎不可聽聞見的低聲嬌啼從劍姬仙口中發出……

                  窗外月亮隱於雲層中,濃濃夜色中情欲在無阻的彌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