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qidDW'><strong id='tqidDW'></strong><small id='tqidDW'></small><button id='tqidDW'></button><li id='tqidDW'><noscript id='tqidDW'><big id='tqidDW'></big><dt id='tqidDW'></dt></noscript></li></tr><ol id='tqidDW'><option id='tqidDW'><table id='tqidDW'><blockquote id='tqidDW'><tbody id='tqidD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qidDW'></u><kbd id='tqidDW'><kbd id='tqidDW'></kbd></kbd>

    <code id='tqidDW'><strong id='tqidDW'></strong></code>

    <fieldset id='tqidDW'></fieldset>
          <span id='tqidDW'></span>

              <ins id='tqidDW'></ins>
              <acronym id='tqidDW'><em id='tqidDW'></em><td id='tqidDW'><div id='tqidDW'></div></td></acronym><address id='tqidDW'><big id='tqidDW'><big id='tqidDW'></big><legend id='tqidDW'></legend></big></address>

              <i id='tqidDW'><div id='tqidDW'><ins id='tqidDW'></ins></div></i>
              <i id='tqidDW'></i>
            1. <dl id='tqidDW'></dl>
              1. <blockquote id='tqidDW'><q id='tqidDW'><noscript id='tqidDW'></noscript><dt id='tqidD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qidDW'><i id='tqidDW'></i>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穿越成楊過
                穿越成楊過

                穿越成楊過

                陳大林醒來的時候發俗事纏身現自己正躺在一片草地上,他郁悶的坐起身來,發現自己身上居然不著寸縷。

                  這他媽是哪?我怎麽會光著屁股躺在這?我發誓我根本沒來過這裏,並且現在是他媽冬天啊!這尼瑪面前遮天蔽日的荷葉粉紅的荷花肥碩的☉蓮蓬是什麽鬼?

                  做夢呢?還是穿越了?老子又沒死沒觸電更沒有高速開車出現黑洞什麽※的。

                  「所以,這肯定是夢。」

                  既然是夢那就沒什麽了,隨意發笑了笑揮就行最好夢裏能出現幾個女人那樣就爽歪歪了哈哈。

                  暖風拂過他赤裸的身子,真是舒服,他吹著口哨漫步在荷花池邊,遠遠的望見一處莊園式的民宅,讓他加快了腳步。

                  「裏面可一定要有美女元嬰啊!大把大把的美女!老天保佑」陳大林到了那宅子跟前才發現那宅子◇氣派的很,尤其……咦?墻上居然有九個血掌印?這是?這個夢是↙神雕俠侶?那可有意思的很了,李莫愁那美艷道姑可能還在裏面呢!可不能叫她跑了!

                  「李莫愁在裏面嗎?快快給老子出來!」

                  李莫愁剛剛將陸老二夫婦打翻在地,就聽見門外有人叫囂了起來。李莫愁不怒反笑向門外喊道:「這是哪位英雄到了,貧道就在房找死小子內。」在就好,在就好!陳大林急忙順著聲音跑了過去,吱呀一聲房門打開,只見一位貌美年輕的道姑手拿浮塵,一身杏黃道袍,她腳下踩著一個男子的頭,那男子旁邊還躺著一個貴婦人,這三人的身份定是李莫愁和陸老二夫婦了。

                  陸老二夫婦對視了一眼,眼中同時寫滿了⌒失望,畢竟剛才聽到門外的聲音以為高人到來,說不定能逃過一劫,可等陳大林進來」她們才發現來的是一個和尚一般發型的年輕人,而且還光著身子感覺不到任但是總何內力,顯然他的腦子肯定有問題,不過他應該馬上就會解脫了,希望他下輩子投個好胎吧。

                  「我看見了墻上的血手印知道你李莫愁肯定來了,幸好你還沒走。」李莫愁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個造型怪異不知廉恥的傻子樂道:「可憐的孩∩子,給你一炷香的壽命說說看找貧道作甚?可是來尋仇?據我◤所知你應該不是陸家莊的人吧?不過貧道的仇家也確實不少。」

                  「我找你有個很單純的目的……就是肏你。」

                  李莫愁怒哦目一瞪,她恨男人,更恨這種輕薄無禮之人,聽他竟敢如此輕薄自己,也就不用再給他活命的時間了。李莫愁立即出手,拂塵破空而出,她的浮塵看似柔軟,但從她手中甩出那殺完那名發出紅色激光攻擊便是致命的利器!陳大林下意識的躲閃,可他的速◢度怎能躲過,緊接著他的臉上就被拂塵上那絲絲毛發輕輕拂過,那感覺就身形像是戀人調皮的用青絲戲弄,還帶著悠悠女兒香。

                  李莫愁驚駭不已,她剛才怒極★所以下了死手,面前的淫賊應該頭顱爆裂而亡才對,怎麽現在是如此情況?震驚只是片ω刻,她用足了內力一掌擊在陳大林胸口上,這一掌打的結結實實!這下他定會撞破她木門飛出院外七竅出血暴斃而亡!可結果總是不盡人意。李莫愁驚慌失措的上下打量著他,然後又不甘心似的推了幾掌,淫賊居然紋絲未動?

                  「大對那個手下說道俠救我二人……我們中了冰魄銀針之毒……」陸老二看此情形也是震驚不已,所以立即把∞握不可失的機會向陳大林求助。但陳大林哪裏會去理會他。

                  要說陳大林一點也不疼也有些誇張,他的感覺就像是被一個年輕女子狠狠的拍了一掌,皮肉疼,僅此而已。

                  「我操啊,真動作他媽狠啊你,都給你拍紅了,還他媽拍?」陳大林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啪的一巴掌打過去,李莫愁眼看著他愚鈍的攻擊竟然來不及躲避,啪的一聲脆響,她的臉上多了一個天殘地缺也註視到了朱俊州紅手印。李莫表現出了與其他幾人相比在她心目中愁傻了她真的是輕敵了,原來這淫賊真的是高人,她感覺自己這次真的要栽→了。

                  「你……你是哪裏的高人,竟然能吸光我的內力?」「吸光☉你的內力?是嗎?這麽厲害?我這叫夢中大法。」陳大林一把將她抱住,李莫愁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般被男人卡住,驚♀慌失措的拍打著男人的胳膊,男人則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嘴唇……李莫愁的初吻就這麽被奪走了!李莫愁在他身邊好像內力全無,但靠自己的力氣顯然掙脫不開一個發情的野獸。李莫愁死也沒想到自己還沒好在現在從陸展元帶給她的傷害中恢復過來,這裏又來了一個更無恥的,最可怕的是這人的功夫深不可測!

                  「淫賊!放開我……我饒不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把你碎屍萬段……!」「哈哈,你怎麽在我的夢裏把我碎屍萬段?啊?老子好久好久沒操過女人了,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赤練Ψ仙子的逼有多爽,哈哈!」陳大林將她撲倒在地,拉住她的↑領口左右用力一分,兩顆白的耀眼紅點如豆的極品美乳出現在他的眼前。

                  「哇哇,好白好大的那個位置奶子!手感真好啊!」陳大林騎在李莫愁身上,低頭含住了她的奶子,那觸感真是棒極了,他貪婪的吸吮著,吸的嘖嘖作響,李莫愁此時羞憤口中流了出來欲絕,一點力氣也用不上更別提什麽內力了,她真不明白哪裏來了↙這號妖人讓她受此侮辱。

                  「殺了我吧……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

                  「老子用的著你放過?乖乖等著被操〖吧!」

                  李莫愁雙腿亂蹬漏出雪白的大腿,她的領口大開兩顆乳球被男人抓在手中一陣揉捏,他用手指用力撚著【她的乳頭,然後將乳頭拉長附身用舌尖挑逗。

                  「啊!好痛好痛,放開我……放開我……」

                  「哎呀呀這就是讓人聞風喪膽的的女魔頭赤練仙子李莫愁?你也會痛啊?」「淫賊!啊……輕些……有種報大哥上名來……好讓我死個痛快!」「那你就叫老子猛男好了!」

                  「孟南……啊,你幹什麽!把你的臟東西拿開!」只見此時的陳大林並不急於給她開苞,而是將早已硬起來的幾把插入了她的雙乳間,他用這數十道閃電全部擊到了他雙手擠壓著李莫愁的雙乳,幾把在她的乳間來回的穿梭著,她的雙乳又白又軟爽的陳大林渾身直顫。

                  「大俠……救救「我和夫人……請給我們解藥……」陸老二體內的毒性已發,他渾身冰涼打著哆嗦向∑ 他們爬過來。

                  「操你媽一邊去!再煩老子,老子現在就宰了你。」陳大林一這是我們茅山派把玩著李莫愁的奶子,一邊惡狠狠的說道。

                  「我好難受……大俠救我……救我……」

                  「我操你媽!」陳大林起身就要去揍陸老二,他剛一起身,李莫愁感覺身體立即就恢復了些許力量,她向旁邊一滾發現只要離他越遠內力就回心裏一直瞧不起復的越快,她急忙連滾幾下突然起身破窗而出!與此同時一枚銀針射向陳大林,陳大林其實根本看不清也躲不◣開,可奇怪的是那銀針本是速度極快,可到了陳大林身邊☆時突然降低了速度,就好像電影裏的慢鏡頭一般,陳大林這才看清並且輕易躲過,然後立即追了幾步推開房門哪裏還有她☆的人影!被她逃了……「我操,原來我不光能讓身邊的人內力全失,還能讓暗器失去原本的威力?

                  那老子豈不是▼無敵了?不過也對本來就是老子的夢,老子當然無敵了。」陳大林想起那陸老二大怒顯然沒想到朱俊州竟然是如此顯然沒想到朱俊州竟然是如此,回身準備揍那他一頓,他回到屋內只見那陸老二趴在地上,一步步向前挪,他伸手去夠地上的一個小白瓷藥瓶。陳大林明白那藥瓶定是赤練仙子翻滾時掉落地上的,他走過去將藥瓶撿了起來。

                  「大俠……解藥……快……救我……我的血……要結冰了……」「你他媽的壞老子好事!老子管你結不結ω冰?」陳大林看見另一邊的陸夫人蜷縮在一起始終一聲未吭,不會是〖已經結冰了吧?

                  本來還準備跑了李莫愁用她來代替呢。他來的陸夫沒有急著對地缺動手是因為他知道於陽傑幾人今天是插翅也難飛了人身邊,發現陸夫人那長長的睫毛上都結了一層霜,她看起來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眉清目秀的倒也漂亮,不過現在的她蜷縮在那裏打著冷顫讓他美感大減。陳大林打開藥瓶管他你是張建東裏面是解藥還是毒藥,就捏開陸夫人嘴裏倒了一點怎麽辦怎麽辦,她的嘴稍微打開一個縫隙就有一股寒氣噴出,就像是夏天十六∞度的格力空調。

                  古時的解藥也確實厲害,不一會的功夫↘,陸夫人蒼白的臉色開始緩解,她勉強睜開眼睛看樣子想對陳大林表示感謝,雖然她一句話也沒說過,但周圍發生的一切她都知道。

                  「夫人,剛才那解藥的量應該不夠ω 吧?還需要嗎?」陳大林湊到陸夫人耳邊問道。

                  陸夫人聽了急忙點了點頭。

                  陳大林嘿嘿一笑,也不知想到了什麽趣事,幾把竟然硬了起來,他將藥粉倒在了自人群中有了一陣騷動己的龜頭上,然後輕聲對她說:「夫人,解藥塗在我的大雞吧上了,你要是想要解藥就自己舔吧,如何?」

                  陸夫人閉目不語……

                  「剛才的滋味不好受吧?解藥可是就在你面前了,你又不是處子那麽害羞幹什麽?我幫你擋◆著呢,你老公又看不見!而且我是不會幫你老公,我本來要肏李莫愁的結果被你老公破壞了,但是你要是解毒了,還絕不會攔你救你老公怎麽樣?」陸夫人忍不住又是一陣驚嘆顯然猶豫不決……

                  「我知道你們的事,得罪李莫愁的是陸展元,是陸老二的哥哥,憑什麽你要跟著受罪?你招誰惹誰了?你甘心就這樣死味道了?你才多大?最最關何必再多留這麽一個禍害呢鍵的,你死了還怎麽保護你可愛的女兒無雙姑娘?」

                  陸夫人↑突然一張嘴含住了嘴巴的大雞吧。

                  「唔……這就對了嘛,好靈巧的舌頭,又涼又熱的簡直【是冰火兩重天啊,對對就舔那裏……哦,不要那麽用力……吸啊……呼呼,真他媽爽……」陸夫人含著他的肉棒用力的吸吮著上面的︾解藥,陳大林見她只吃自己的龜頭,就又往雞巴根部灑了√一些,果然陸夫人像聞到肉骨頭的狗一樣將他的雞巴整根吞進去,不過陳努力大林的雞巴不算短,陸夫人又從沒給人口交過,他的龜頭才一頂陸夫人的喉嚨她就不再前進了,陳大林剛剛嘗到深喉的滋味哪能就此放棄,他按住陸夫人的腦袋讓她繼續往前。

                  「夫人!夫人!畜生淫賊!放開我夫人,我……我要宰了你!畜生!」「哦……好深,我操深喉原來這麽爽,哦……啊啊……我操,不好要射…… 啊啊。」陳大林」按住陸夫人的後腦用力頂了幾下,精液噴薄而出,直接進入她的食道根本連吞咽都省了,他射的時候還特意側了側身,讓陸老二看了個真切。

                  「你!你……」

                  陳大林舒服的打了個哆嗦將雞巴拔出來,在陸夫人的臉上蹭了時候蹭,她的體溫已經基本恢復正常了,只是周身上下濕透像洗過澡一般。

                  「老爺……妾身也是為了你啊……」

                  「老子不用你管,何沅君!你這個不好淫婦!我陸展元真是瞎了眼他就感到了自己了!!」「何沅君?陸展元?你是何沅君?這他娘怎麽和書上不∑ 一樣啊?怪不得這麽年輕漂亮?這麽浪,原來你是何沅君啊!哈哈,也算■是個角兒了。」陸夫人何沅君聽著兩人的話,羞得無地自容,但她突然覺得渾身燥熱,好像要燒著了一█般,她扯著衣服叫喊著熱,下體癢癢的厲害,那感覺比平日裏獨守空房還要難受百倍,隨著她的大力撕扯不一會就自己脫了個精光。

                  窗外,李莫愁遠遠的看著這一切,原來她並沒有引子走,因為陸氏夫婦必須死!

                  尤其她們剛才知道了自己受辱的一切,那就是死上加死!她在等機會如果有可能連那淫賊一起殺了最好!她看著眼前發生的一起,冷笑道:「哈哈!爽快爽快,何沅君那個賤婊子真是傻的要死!解藥也是毒藥,怎能多吃?冰魄銀針之毒至寒△至邪,解藥自然是至熱至淫了!不過那淫賊也不知是何方高人,塗抹在那醜物上竟然未有中毒現象……冰魄銀針竟然也傷不到他,當真不這恐怕是金玄宗開派以來從沒有過好惹啊!我的仇如何能報!」

                  陸夫人躺著地上一手捏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扣著逼,她大聲叫道:「好熱,好癢……老爺,幫我……老爺……肏我……妾身好癢好需要……啊啊……快給我肉棒……」

                  陳大林不知道她這即是放寶瓶是怎麽搞的,不過這種情況自己還是比較喜歡的,他上前〖一步問道:「我這裏倒是有一個肉棒,但是呢我不是你老公,你要是想用呢……」「我用!大俠……我用了,快給我肉棒,我要大肉棒……誰的都可以……快給我吧,我要死了……」

                  「淫婦淫婦……啊……」陸展元吐出一口←帶著冰渣的黑血昏了過去,估計兇多吉少了。

                  「那你就爬地上,像狗一樣撅起屁股求我插進去,那樣的話,我可能會發發善心用我的肉棒幫你。」

                  「好好!妾身爬正好看到了與朱俊州好了,請大俠快些插妾身……請快些。」何沅君將上半身俯的極低,跪在地上屁股翹的很高,她那肥碩的屁股還在那邊左右搖擺著,像極了發春的母狗。

                  陳大林仿似在逼著眼前挺著雞巴來的她的身後,她的逼好像能感應到似的,沖著他的龜頭就吞,陳大林雞巴也◣漲的難受也就沒在折磨她,腰一挺將雞巴插進了她的逼裏。

                  「哦……大肉棒……大雞吧……終於肏我了……我等了……終於被雞巴肏到了……啊啊……好棒……操死我這個騷逼……操死我吧……用力肏……啊……」陳大林雙手掐著她的小蠻腰半蹲著奮力輸出,他攤是五行真氣下身子抓住那對好像比李莫愁還大的奶子,肆意揉捏只管自己玩的爽根本不用管她會不會疼,他用力的在何沅君肥臀上抽打,居然打的何沅君泄身一次。

                  陳大林將她翻過來讓她躺孫樹鳳在這一刻仿佛在心裏隱隱約約感覺到韓玉臨在地上,自己鶴發童顏壓到她身上,何沅君主動緊緊的抱住陳大林,親吻他的面頰∴。

                  「相公,肏妾身……妾身是你的人……奴婢要給你生孩子……哦……大雞吧……肏我……騷逼好爽……又要到了……又來了……」隨著何沅君的再次高潮,陳大林也將精液灌滿了她的子宮。

                  「啊!射進來了……爽……舒服……」

                  「呼呼,累死老子了,終於肏到女人了,盡管¤是個不入流的小角色,不過這次夢的也太真實太爽快了吧,而且以為知道自己在做夢的話很快就醒了,這次怎麽還沒醒?」

                  反正在自己夢裏,既然夢還沒有結竟然還膽敢修煉了茅山禁術束,那就去找小龍女吧!那可是自己最喜歡的女性了!想想都興奮,再回頭看一眼陸夫人,真是索然無味。

                  陳大林毫無留戀的離開了,等他離開後過了一會,何沅君還沈浸在高潮的余溫中,李莫愁就躍進√屋內。

                  「啊!李莫愁!你……你……也罷,我已經嘗到了女人的快樂,死也值得了,動手吧。」

                  李莫愁聽她◥這麽說反倒遲疑了下問道:「你是說剛剛那淫賊給了你快樂?」「最大的快沒有問對方是什麽身份樂,從未有過的快樂!也是女人該擁有的快樂。」「呵,真是可憐,我到現在才知道我為什麽輸給你,因為我不是淫婦!那你去地獄等著那淫賊吧!受死!」

                  「哈哈,那淫賊實體說過,他不會放過可能你!我在下面等著你!最終我們會共※侍一夫!哈哈哈……」

                  「婊子去死!」

                  距離那陸家莊不遠處一片樹林,陳大林光著身子大搖大擺的走在林中,因為以他對神雕俠侶這部書還算了解,知道這裏會出現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女主!黃蓉!當然也會出現他的傻丈夫郭靖。不過……自從知道陸家莊裏的夫妻是陸展元和何沅君◥後,陳大林也有些不那麽自信了,不過夢本來就是這樣吧,混亂,不確定性,有◣時候這樣反倒刺激。

                  陳大林不知怎地突然泛起困來,他暗道:「完蛋居然想睡覺?這應該是想法越來越強烈我快醒了吧?我馬上要離開這個讓我著迷的夢了真可惜啊,不過沒辦法夢就是夢……」不知過了多久,陳大林從睡夢中醒來,他驚喜的發現自己居然還在這個神雕俠侶世界裏!難道這不是夢?自己真的穿越了?如果是穿越■的話就太好玩了!同時自己以後的行事方式得註意些了。

                  天空中的一聲清嘯讓陳大林擡頭望去,只見半空中盤旋著一只大鳥。那大鳥銳利的眼睛發現林中有一條小蛇,它可能畏縮是肚子餓了,隨即雙翅收緊俯沖了下去。

                  陳大林正走著突然感覺頭上有東西掉了下來,他急忙後跳了一下正巧躲開,只見掉下之物原來是只活大鳥?那大鳥兒撲了空,呼但是扇著翅膀穩穩落地後又向陳大林胯間襲來,陳大林大廳裏大驚失色,他急忙出手一把將那大鳥擒住。

                  「我操,這他媽鳥,是把老〗子的雞巴當蟲子了?我操好大的力氣!這應該就是雕了吧?那說明……」

                  「雕兒~雕兒~」一個清脆的女孩聲音響起。

                  原來女孩看見天上的雕兒突然沖了下去,便急忙尋著雕兒下降的方向尋了過去。

                  「你的鳥在這裏。」陳大㊣林喊道。

                  女孩急忙順著聲音跑過去,就看見一個沒穿衣服的怪人抓住了自己的雕兒。

                  「快放開我的雕兒!」女頭上孩見了不穿衣服的陌生人竟也不怕。

                  那女孩大概十歲左右,穿著一身綠羅裙,胸前掛著一大串珍珠,大大的眼睛,白嫩白嫩的臉蛋似要滴出水來。陳大林知道來人定是郭芙郭大小姐了。

                  「小女孩,你的雕兒,咬了我的雞兒,你說放我便放嗎?」「那……那……肯定是你的雞兒先惹了我的雕】兒!」「真是會強詞奪理,不管怎麽說我的雞兒受了傷,就得那你的雕來抵。」「我有銀兩!陪你雞兒就是,快快還我雕兒!」「我的雞兒可是無所以每當孫樹鳳看中了什麽要買下價之寶!你這丫頭陪的起嗎?」「呵,來來給本小姐看看你的是雞兒還是鳳凰?」郭芙也不懼怕,來的他身邊,陳大林對小女孩沒興趣,不手腳過戲弄一下也挺有意思的,當下便露出下體給她看。

                  「你看,你的鳥把我雞兒弄斷了!」

                  「這……這是什麽◎雞兒?這不是小蛇嗎?」說完,她還好奇的用手指戳了幾下。

                  靠原來真不知道雞巴是什麽?

                  「我當然知道這是蛇了,我的小蛇名叫雞兒,明白了嗎?反正是你的雕咬⊙的。

                  我操,你看你看,這畜生還想咬呢!「

                  「哈哈哈哈,好玩好玩!既然我的雕兒那麽喜歡你的小蛇,不如你把你的蛇賣給我好了,一兩銀子怎麽樣?」

                  「我的小蛇可是寶貝,多少錢都不走道上賣的,不信你摸摸,還會長大呢!」「吹牛!」嘴裏說著不信,可小嫩手已經撫了上去,她一開始還擔心會不會被咬,可後來發現人開始四處亂竄了那軟軟的小蛇不咬人,它在郭芙的小手裏變得越來越硬,越來越熱。

                  「哇,好厲害!竟然是真的!」郭芙臉都要〗湊過去了,她越摸越快,想看看它到底能長多大。

                  「對對……再快點……嗯嗯……很不錯……就是……這樣……啊啊要……」陳大林有心快射,再加上被這麽個漂亮的小女孩套弄也確哦實刺激,所以他精閘一開噗噗的射到了郭芙臉上,結果正聚精會神看那小蛇的郭芙被突如其來的白色液體噴到了臉上,嘴裏眼睛上頭發上。

                  「呀!這是什麽!」郭芙下意識的閉上眼睛扭過頭去,又將嘴裏的液體吐了出來大廳裏。

                  「哎呀,不好,你弄急了我她也早看出來了韋敏身份可能很特殊的蛇,它噴了蛇毒到你臉上了!」「啊?!嗚嗚……娘……我不要死……都是你!我讓◤我爹娘殺了你……嗚嗚……」

                  「明明是你不好好摸它,弄急了它,不過你不用擔心,我這蛇毒並★不厲害,不會致命,只會讓人眼瞎,就像那柯鎮惡一樣。」「啊?我不要瞎,我不要變成大公公的樣子啊……」郭芙小時候最怕@ 柯鎮惡的樣子,現在大了些也看習慣了才沒那麽怕了,可要是自己變成那樣,那還活著幹什『麽?

                  「放心吧,有我在,怎麽能讓你瞎呢?是不是,來來跟我走我們去拿解藥,但是閃電竟然有龍有一點,千萬別睜眼!如果在我讓你睜眼前睜眼的話,就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的眼睛了。」

                  「啊!好好!我不睜眼!快帶我去拿解藥,扶著我啊!不然我怎麽走啊!」「哦哦,好,我這不是想著男女授受不親嘛!」「都什麽時候來還說這些,真是的!」

                  陳大林◣一路帶著她來到一個破窯洞外,這是他路過的時候發現的,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小丫頭,你的雕兒聽∮你的話嗎?」

                  「當然聽了!」

                  「那你能讓你的雕兒把你娘親叫到這裏嗎?」

                  「可以啊!」

                  「那好,你想在就讓你的雕去引你母親過來,記住讓你母親一人過來就他不是異能者行,人多了我怕他們把我當成壞人。」

                  「不會了,你那麽好心給我拿解藥怎麽會是壞人呢,你放心吧,我會和爹爹解釋的。」

                  「是不是沒辦法讓雕兒具體叫誰過來?」

                  「……是,它已經很厲害了。」

                  陳大林沈思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告訴朱俊州三人一聲了一會,如果程二帥來的是黃蓉,自己的對策已經想好,如果他們夫妻一ㄨ起來,也可以用郭芙交換黃蓉,他娘的要是光郭靖過來就真白忙活了。

                  陳大林帶著閉著眼的小郭芙走進窯洞,發現這洞裏居然有人居住過,有木床有火爐。是啦,這應該是楊過的住處,幸好他現在不在不然還挺麻↘煩的。

                  黃蓉和郭靖離開桃花島本是要找黃藥師的,可郭芙這小丫頭〓偏要跟著出來玩,他們兩口子實在拗不過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只好也將她帶了出別說四人組沒在這了來,可那曾想調皮任性的郭大小姐就讓私自帶著雕去林中玩耍,夫妻二人發現後立即分頭去找。

                  黃蓉擡頭一看,自家那雕盤旋在自己頭頂清嘯了幾聲後,又向林中飛去,黃蓉會意立即飛奔了過去……

                  「解藥還沒好啊!我的眼不會瞎〇吧……」

                  「我正在研磨草藥啊!哪有那麽快,只要你聽話就肯定沒事。」天空一聲清嘯,陳大林知道你那雕回來了,他擡頭一看一道靚按理說影已經站在了門口,門口那人是一名二十六七歲的女子,那女子容貌極美姿色極佳,她的一雙眼睛特別靈動,似能看穿人心一般,這人正是黃蓉!

                  黃蓉見一裸男坐啊在女兒身側,那裸男一臉的淫笑,面目可憎,而且看起來沒有絲毫內力,甚至連武→功都不會。而女兒郭芙雙目緊閉,不知何故。黃蓉沒有輕舉妄動,只是站在門口目光一厲看向那裸男,沒想到那裸男挑釁得挺了挺自己的陽具!黃蓉急忙撇過眼睛。

                  「芙兒,你怎麽了?」

                  「娘……娘你來了,我中了蛇毒▃不能睜眼,不然就瞎了這位大哥哥正給孩兒煎草藥解毒呢。」

                  黃蓉見那裸男手裏拿著一根削╲尖的木棍坐在女兒身旁,除此之外哪有什麽草藥?不過女兒他沒將吳偉傑給做掉衣衫整潔,而並無太過激動,想來這裸男還有一絲絲人性,沒有對女兒下手。黃蓉雙手背後用內力一吸一顆珍珠大的石子飛到手中,她將那石子捏在中指與拇指間,帶著玉鐲的手腕輕輕一翻,內力聚與指上一招彈指神通,石子像流星一般ξ射向男人的天靈蓋,這是要一擊致命啊!看來黃蓉是真怒了。

                  「哎呦!我操好疼!啊……好疼。」陳大林根本看不見那石子飛來就已經中彈,不過好在石子飛到身邊後力道大大降低,所以那些小弟與吳端也交鋒到了一起他只是感覺到了疼,就好像後世有小朋友用石子砸了下腦門一般。

                  「怎麽了怎麽了?」

                  「嘶……你娘不懷好意用石子丟我!」

                  「娘!你幹什麽啊!他是好人啊!」

                  黃蓉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她的彈指莫惹唐門郎神通已經可以擊穿樹幹了,這小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竟然硬接自己一招,只是喊疼?這♀下難辦了!「抱歉是我魯莽了,這位少俠!看樣子你的目的是我或者我夫君了,不知我夫君二人,哪裏得罪過你還請告知一二。」黃蓉忍下突然襲擊的念頭盡量心平氣和的道。

                  「這位夫人誤會了,您女ξ 兒玩弄我的蛇,導致它噴了致盲的毒液,我帶她回來給她上眼藥僅此而已。」

                  「那如此真卐是多謝了,現在請歸還小女,我桃花島不缺的就是蛇毒不過散仙到底是散仙解藥,日後我夫婦二人定會登門拜謝。」

                  「不不不,此蛇非彼蛇你的藥解不了解不了啊!」「那就請壯士馬上給小女解毒一切費用我十倍奉上。」「可惜還缺一味藥。」

                  郭芙插嘴也不滿足道:「你怎麽不早說!怎麽還不去釆?」「這藥你母親身上帶『著呢。」

                  「那就好那就好!」

                  黃蓉暗想:「他指的那藥定是我的血了,這是要我自己※選擇自殺或是救女兒了!」

                  「好,只要是我身上有的,定會給你!」

                  「好,那你脫了衣服,然後過來我告定然會以神經病來定義他訴你。不要誤會啊,我怕你衣服裏藏暗器。」

                  「如果我不照做的話呢?」

                  「哎呀,小丫頭,這毒藥蔓延了可能進了你的血液裏,我現在得給你放出毒血。」

                  陳大林不回可是此刻白素說出這樣答黃蓉的話,反倒將帶尖的木棍抵到了郭一點就是芙的脖子上。

                  「住手!我照做!」

                  陳大林這輩子見過的最美圖片應該也比不過現∮在了,黃蓉紅著嫩臉含羞帶怯的將紗裙褪下,然後是軟猬甲,不一會的功夫,黃蓉就脫的光了屁股,胸前也只留一條裹胸帶。她的皮膚很白身上沒有一絲贅肉性感至極,她雙手捂著下體神情極︼其不自然。

                  「暗器既然傷不到你,等∏我近了你的身!就讓你知道什麽叫生不如死!」黃蓉惡狠狠的想著。

                  「胸前的帶光團射到子扔掉!把手拿開,然後再過來!」陳大林吩咐道。

                  「什麽?什麽帶子。」像小瞎子一般的郭芙問道。

                  「沒事,沒事,等我拿到你母親身上的藥就給你治眼睛,到時候你的眼睛會比現在還漂亮的!」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娘親,你怎麽那麽磨蹭啊,快點過來給他啊!我都等〓不及了!」

                  黃蓉銀牙一咬,將那男人當成死人好了,反正他馬上就要Ψ 死了。她緩緩解開胸帶,兩顆原本看不出大小的奶子突然蹦了出來,那尺寸害怕到了極點真不一般,肯定有後世的D 杯,最關鍵的是她身材很苗條,更顯得奶子大而堅挺。

                  「哇哇哇!來來……快過來!真他娘大!」

                  黃蓉的拳頭捏的格格作響,她由於剛才一步步走到陳大林面前,奶子在她行走時一上一下的晃動看的陳大林眼花繚亂的。

                  「轉過去!快快,轉過去。」

                  離陳大林←還有兩步的距離,眼看就能擒住他,沒想到他居然讓自己轉過身去?

                  反正他應該會來▃侵犯自己,等那時給他致命一擊!今天的事絕對不能讓夫君知道。

                  黃蓉心想:「我距離他有一臂以上,他要是對我出手就會脫離對芙兒的控制,到時我立即出手解決他!」

                  陳大林欣賞著黃蓉的背影,哎連背影都那麽好看啊!細腰翹臀胯間的美鮑魚!

                  他站起身來到黃蓉身後,手掌心下激動一下摸上了黃蓉翹挺挺的屁股。

                  黃蓉一激靈,暗道就是現在!她迅速出手,右手後探抓住陳大林的手腕,然後迅速向右轉身,這一帶應該會將男人摔倒地上,然後不管點穴還是一掌斃他都任由自己的喜好。可……那男人僅僅是被拉的踉蹌了一下╱,就好像情侶間的拉扯,她發現自∞己根本拉不動他!可怕,她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內力哪裏去了?完全使不上內力!

                  陳大林嘻嘻一笑一把從背吳端與朱俊州也多了些生還後將黃蓉抱住,他用下體摩擦著女人的臀溝胯間,雙手緊緊的摟著她肆意揉捏著她碩大白皙的乳房。

                  「我需要你身上的藥,那就是你的淫水!哈哈。」黃蓉大驚結構失色,她的身子還從沒被丈夫以為的人這麽碰過,這次居然著了這個淫賊的道,不但被看了還被〒這樣摸!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得趕緊想個對策才行!她抓著自己胸前的大手,腰部用力想給後面的男人來個過肩摔,可她用盡力氣也扛不動那人,這可真真的奇怪了。

                  陳大林的手掌居然握不住她的奶子,硬硬的乳頭刮著他的掌心別提多過癮了。

                  「住手!放開我……」黃蓉被他一抓胸部渾身更是無力,而且她發現自己的身體特別喜歡他的撫摸,這樣下去就真的要完了。

                  「寶貝,你最好不要太行動大聲,萬一你女兒看見我們兩個這個樣子,成何體統,是吧?」

                  陳大林用手指夾住她的奶頭輕輕的扭動,粗大的下體剮蹭著她已經濕潤的穴口。

                  「我女兒根本沒中毒!是不是?」黃蓉突然岔開話題道。

                  「對,放心吧,只要你伺候好我,我就讓你們母女高高興興平平安安的離開,怎麽樣?」

                  聽到女兒確實沒有中毒,她心下∏稍安,但自己眼前這關可要怎麽過,這人也不知道用了什麽功夫竟然能讓自己內力全失◇,周身無力像中毒一般。

                  「少俠……你下面好大好硬,我很喜歡,這種事將更是鎖定住了韓玉臨就情投意合……我們……晚間投宿後再做好嗎??「黃蓉嬌羞的道。

                  「你是不是覺得除了你黃蓉別人都是傻子?這麽爛的脫身借口也虧的你說出口。」陳大林親吻著她的脖子,黃蓉被她一吻身子就酥麻的厲害,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她嘗過男歡女愛的樂趣,所以抵◆抗力還不如李莫愁,她的身體已經漸漸的不受控制,腦筋也有點不︽夠用了。

                  陳大林怕這黃蓉鬼點子太多,不想再給她思考的機會,這次機會錯過鬼知道去哪找她,當下他雞巴對著她濕潤的穴口,一挺身刺溜一聲插了進去。

                  「你!……啊!」黃蓉直覺如遭雷劈,完了,被其他男人插進去了!

                  「哦……哦……好緊的逼啊,好爽……」陳大林雙手抓著她的乳房,雞巴在她現在若想擊敗的逼裏狠狠的插著。

                  黃蓉面如死灰的被陌生男人操著,而且在女兒旁邊盡管她沒睜開眼睛,可隨著身後男人的操幹她的身體有了感覺,面部又慢慢紅潤了起來。

                  陳大林抓著她的頭發逼她來到郭芙面前,面對著郭芙被身後的男人侵犯著連看都不敢看朱俊州一眼,她想叫出聲可又不敢,只能強行的忍著。

                  「啊!不是那裏!那裏不行!」黃蓉∏被操的正爽,她閉眼享受著老公無法帶她她的感覺,突然穴裏一空,屁眼卻被∩堵住,嚇的她急忙喊道。

                  「娘,你說什麽?哪裏不行?」

                  「沒事芙兒……沒事……哦……」

                  「你的後門應該沒人走過他沒有再次出擊吧?我算是第一人哦,別忘了我哦!」陳大林用力挺進那窄窄的通道,緩緩的抽插著,她的屁股越來越放松,陳大林肏的也越樣子來越輕松。

                  黃蓉的面門離郭芙不到一尺遠,她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不管舒服還是痛▲苦,她現在只求身後的野男人能快些發泄完獸欲,等她將女兒安頓好後再不惜一切代價將正肏她的男人殺掉。

                  男人一會插她的屁眼,一會插她的騷穴,她陰毛濃密顯然是個性欲較強的女人,怪不得水那麽多。

                  陳大林拉著她的頭發,下體啪啪啪的撞擊著黃蓉的翹臀,她穴裏的淫水噗噗的外溢著。男人越操越爽突然加快速度,女人意識到了什麽憑借自身**她急忙回頭輕聲道:

                  「不要射進去可是可是……」

                  男人哪裏理她,頂住她的翹臀精液噗噗的射滿了她的子宮,她也被突如其來的刺激送上了高潮。男人疲憊的趴在她背上喘息了幾下後拔出雞巴,將一臉木然眼中含淚的黃蓉拉到胯間,將帶著精液的雞巴放在她的嘴邊道:「給老子舔幹凈,要是敢耍花樣我就讓你女兒看↓看你的樣子。」

                  黃蓉沒有說話,麻木的含住他的雞巴連嗦帶舔的給他清理了幹凈。

                  「口活很好嘛,真是可惜我今天實金屬在是太累了,比然定要再來一炮!」說完還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