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1H1woI'><strong id='1H1woI'></strong><small id='1H1woI'></small><button id='1H1woI'></button><li id='1H1woI'><noscript id='1H1woI'><big id='1H1woI'></big><dt id='1H1woI'></dt></noscript></li></tr><ol id='1H1woI'><option id='1H1woI'><table id='1H1woI'><blockquote id='1H1woI'><tbody id='1H1wo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H1woI'></u><kbd id='1H1woI'><kbd id='1H1woI'></kbd></kbd>

    <code id='1H1woI'><strong id='1H1woI'></strong></code>

    <fieldset id='1H1woI'></fieldset>
          <span id='1H1woI'></span>

              <ins id='1H1woI'></ins>
              <acronym id='1H1woI'><em id='1H1woI'></em><td id='1H1woI'><div id='1H1woI'></div></td></acronym><address id='1H1woI'><big id='1H1woI'><big id='1H1woI'></big><legend id='1H1woI'></legend></big></address>

              <i id='1H1woI'><div id='1H1woI'><ins id='1H1woI'></ins></div></i>
              <i id='1H1woI'></i>
            1. <dl id='1H1woI'></dl>
              1. <blockquote id='1H1woI'><q id='1H1woI'><noscript id='1H1woI'></noscript><dt id='1H1wo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H1woI'><i id='1H1woI'></i>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淫賊廉馳
                淫賊廉馳

                淫賊廉馳

                宮綠蝶無力的躺在廉馳』懷裏,崔月華則在另一邊對宮綠蝶愛不釋手的上下撫弄,宮綠蝶心想連睡覺前都要這樣給他們兩人玩弄,如果哪個女兒①家落到他們手裏,只怕沒有幾天就要瘋掉了,忽然想起吳茹萍來,問崔月華道「崔妹妹,你姐姐鋒銳吳茹萍人在哪裏呢,怎麽沒有和你們兩人在一起?」崔月華道「姐姐她就住在鎮東邊的如來客棧裏,白天時候她還問⌒ 我們有沒有找到宮姐姐,一直惦記著要幫宮姐姐尋回失鏢呢」廉馳被她們一提,心想捉到宮他也被氣到了綠蝶的事情畢竟瞞不住吳№茹萍多久,昨天他和崔月華徹▓夜未歸已經讓吳茹萍微微有些懷疑了。過兩天盤龍寨金佛被盜再傳揚出來,吳茹萍必定能猜得到是自己所為了,看來得快快馴服宮綠蝶這小妞,免得她♂見到了吳茹萍就哭哭啼啼的尋死覓活,讓吳茹萍又抱怨自己不懂得憐香惜玉。

                  於是廉馳一邊揉捏宮綠蝶豐碩的乳峰,一邊說道「綠蝶,那金佛本公子已經幫著你們搶回來了,你是不不能用手觸摸是應該好好感謝本公子,以身相許嫁給我呀?」宮綠▽蝶自從被廉馳捉到,一直好似小女人一般被人欺淩,滿心淒楚哀怨,如今被廉馳再提到家裏鏢局的金靈刑天事情,立刻恢復了幾分心智清明,想到◎自己絕對不可以如此沈淪下去,自己一人不論如何屈辱都好,若是不能振作精神,將太原鏢局的危機解除,太原鏢局上下幾百口人可都冷哼一聲要被自己連累了。

                  宮綠蝶推開廉馳和崔月華,在床上盤膝坐了起來,雖〗然胯間春色暴露無遺,她卻一臉正色的對廉馳道「你如果是真心想幫醉無情眼中精光爆閃我,讓我對你感激聽你擺布,只這一尊金佛是遠遠︾不夠的,我太㊣原鏢局的問題可不單單是這一樁鏢隊被劫而已,你得幫助我家的太原鏢局恢復往日的地位,我才會下嫁給你這淫賊,不然就算我宮綠蝶給你玩成〗了殘花敗柳沒有人要,大不了一輩子都不嫁人,也不會便宜了你這無賴」

                  廉馳將宮綠蝶又拉回到自己懷裏,調笑道「小美人,本公子可喜愛不由搖了搖頭你得很呢,自然不會丟下你不管的。你盡管放△心,以後太原鏢局的事情,就是我廉馳的事情,絕對能想個辦法讓你家的太原鏢局重振雄風」宮綠蝶也知道廉馳名列武林四公子,武功手腕都々是非比尋常,他迎娶了太湖飛燕以後,僅僅用了不到半年時間,就把單燕娘家那小小的飛魚幫經營得風生水起力量成了太湖一霸。而且廉馳還曾經幾次領袖群雄對抗魔門不落▂下風,如果他是真心想來幫助太原鏢局,家中的危難可就真得有希望得以化解了。如果廉馳能解決了根本就進不去艾碗面被禁制籠罩了她這一樁最為掛心的難事,宮綠蝶覺得她自己的女兒家清白相比之下便沒◤那麽值得斤斤計較了。

                  宮綠蝶知道廉馳的夫人單↑燕當年以高傲冷艷聞名江湖,落在廉馳這下流登徒子手上,只怕也沒少被廉馳淫辱調教,連單燕那樣高■傲的佳人都可以為了娘家犧牲,嫁給廉馳這無賴給他隨意玩弄,宮綠蝶心中也跟著有些微微動搖起來。

                  宮綠蝶家的太原鏢局接觸富商官吏頗多,見識過許多貴婦人的風儀,但也聽沒想到熊王連通道都找到了聞過這些貴婦人雖然現在人前風風光光,當年許多也∩是貧苦人家的女兒,給半百糟老頭子強逼著娶進豪門的,過了門一開始也是百般不願,最後她們也都挺了過來活得有模有樣,宮綠蝶心想自己又不比那些女子稍差,廉□馳如果不會始亂終棄,那麽自己倒也可以委屈服侍,將來未嘗沒有揚眉吐氣的一天。

                  宮綠蝶自從馬冠名帶著一眾人手離開嗡太原鏢局以後,可以說是沒有再活過一天舒心日子,家裏鏢局一落千丈◥◥,又給廉馳擒住淫辱了一番,即便僥幸保住了處子之身,可是那事情卻不知怎麽給傳得沸沸揚揚,讓她難以擡頭做人。今夜廉馳答應說要幫助太原鏢←局,可說是她這段☆時間遇到的唯一好事了。

                  現如今宮綠蝶真得給廉馳得手,全身上下能插進去的地方都給他奸淫了個遍,反而依偎在這淫賊懷裏,心中難得的有了一份安寧,精神放松疲累的睡了過去。

                  次日宮綠蝶就變得特別乖順,廉馳見了很是得意,就將吳茹萍也接來了這小院子與宮綠蝶相見。

                  吳茹萍和宮綠蝶兩女一路嗡同來蜀中,都是想著來殺掉廉馳報仇,如今卻都沈淪在廉馳的淫威之下◣◣◣,相見以後,悲苦無奈羞澀尷尬諸般情感一同湧上心頭,幾乎不敢正視對方,崔月華卻是極為開心,覺得征服了宮綠蝶自己也大有功勞。

                  四人一同用過→飯後,宮綠蝶別扭的坐在廉馳懷裏,剝了一顆葡萄送到他口中,問道「廉馳,你不是說要幫我們太原鏢局解去危局嗎,現在想到靈魂竟然也受到了影響好的辦法了嗎?」廉馳點頭道「那是當然,這個還不︻容易,現在我飛魚幫實力也已經不弱,馬冠名從太原鏢局帶走了多少好手鏢師,我再派人補給你就是了。」宮綠蝶皺眉道「你這算↓是什麽主意。鏢局行鏢向來只有少半靠的是鏢↘師本領,更多靠的還是鏢局的威勢和人脈。不然鏢局走鏢行遍天下,哪裏找來那樣多的好手去四處護鏢。是以鏢局要與各條路上的武林門派和綠林好漢打好關系,鏢隊過境能夠得到些許照顧,不要來打鏢隊貨物的主意,這裏邊就牽扯要得到也不難著極多的利益糾葛,沒有極多銀錢是擺不平的。」

                  廉馳點頭道「原來如此,前一次你從我鳳陽宅√院裏搶走了那許多銀票,可還能夠支持嗎?」廉馳自從南京放糧那一次害得四海錢莊大大虧本,張北晨『就借口這件事情,斷了逍遙山莊對廉馳的銀錢支持,讓廉馳恨得咬牙切齒。如今廉馳的日常花銷都是來自飛魚幫,連他自己的花天酒地都不大夠用,銀錢這方面便再也幫不上宮綠蝶了關系太密切了關系太密切了,只好再提起宮綠蝶在鳳陽時候搶走的銀●票來抵數。

                  宮綠蝶點頭道,「再加上我宮家本來的銀錢底子和各派交情,也可以勉強支持今年送給各大勢力的歲禮。還有這次更加考驗鏢局的是失鏢之後的處置,一方面要立●刻賠錢給客人保住商譽,另一方面也要立刻追回失鏢,為了墊付客人貨物的損失,我家已經向各大錢莊借了許多高利貸,若是不盡快追回所有失鏢,還給客人贖回銀錢,光只是利息就能讓我們太原鏢局傾家蕩產了」廉馳聽了宮綠蝶的解釋,才明白鏢局運營的道理,原來也不是簡單的江湖拼鬥戰甲瞬間披在身上戰甲瞬間披在身上,宮綠蝶能獨自支撐起這麽復雜的一份家業,也真是極為不容易了。

                  宮綠ξ蝶又繼續說道,「這次外公他奪回了金佛,須得馬不停蹄的將貨物送到貨主家裏,才能及時贖回銀錢去還給錢莊,可就沒時間再與盤龍寨計較∮了。不過這盤龍寨絕對不能放任不理,必須以雷霆手段教訓他們一番,才能保住太原鏢局在江湖上的威望,不然被武林人士知道了我們太原鏢局軟弱地方啊可欺,四處趁火打劫,又有誰來敢找我們托♀鏢了?」

                  廉馳最喜歡四處惹是生非,立刻點頭答應道,「盤龍寨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咱們這就去挑了他們的總堂,看以後還有誰敢再打你家鏢隊的ξ 主意。」當下廉馳便給宮綠蝶解去了麻藥禁制,要帶宮綠蝶回去盤龍寨為太原鏢局除害立威。

                  宮綠蝶武功剛剛恢復,身上有了氣力,脾氣也跟著大了起來,心想自己給廉馳奸汙欺負,怎麽能如此輕易善罷甘休,此前所謂為了太原鏢局犧牲自己給廉馳的一人一份想法,不過是被他囚禁奸淫得絕望中的自我慰藉,如今廉馳這淫賊居然真的以為如此輕易的征服了自◥己,自己現今恢復了武功何不趁他不備,一劍殺了這淫賊?

                  宮綠蝶手握劍柄對廉馳目露兇光,廉馳一◥見笑道「宮小娘,你昨晚不是說要嫁給本公子嗎,怎麽又耍起無賴反悔啦?」宮綠蝶俏臉上神色羞怒交集,一劍向著廉馳胸口刺來,怒道「全是你這 上古仙界無恥淫賊逼迫於我,我宮綠蝶就算是死,也不會對↘你屈服」

                  廉馳不慌不忙還了一招「天紀」,毫不費力的擋下了宮綠蝶的含恨一擊,宮綠蝶早知道廉馳劍法高明,連續幾招都被廉馳輕松接下,知道僅僅憑著自己▓完全奈何不了廉馳這淫賊,便想仗著輕功逃跑,等以後再伺機回來尋仇。

                  宮綠蝶的輕功高明,又吃定了廉馳不會用劍傷她,空門大開的向外沖去,果然沖出了廉馳的劍網,飛躍到了院門口,回過身來對廉馳道,「淫賊,別以為你而且他們一出去武功高強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早晚有一日你會惡貫滿盈遭了報應,到那時我再一劍殺了你報仇」說完》正想轉身離去,廉馳邪笑道「綠蝶,你的春宮圖還在本公子手裏,你如果再不乖乖聽話惹怒了我,我就∩把那畫公開出來。你那幅江湖八美圖不是被人臨摹了到處去賣嗎?少爺我再去找那畫匠,給我臨摹出幾萬張你的裸體春戰甲宮圖來,這次分文不取的到處白送,肯定比你那江湖八美圖還要流行,到時←候江湖上人手一張,再有多的就貼到外面去當門神用……」宮綠蝶想到畫了自己羞恥模樣的春宮圖,如果真給廉馳這樣傳揚出去,立刻如墜冰@ 窟,心想▅自己即便能夠逃走,如此丟人又如何有臉去面對太原鏢局上下,無所適從之下,丟掉長劍無助的蹲在地上大哭了起來。吳茹萍連忙去將宮綠蝶抱在懷裏,安慰道「宮妹妹你別聽廉馳他胡說八道,他這樣作賤自己的女人,便會覺得很光彩嗎?」崔月風勁從其中爆發了出來華也在一旁幫腔道「宮姐姐你嗡別怕,廉馳這臭賊如果敢這樣對你,咱們就去同他╱拼命」兩人哄了宮綠蝶好一陣,才讓她止住哭聲,不過經過廉馳這樣一嚇,宮綠蝶果然再也不敢對廉馳有什麽忤逆之◆舉了。只是宮綠蝶心中依舊異常矛盾,既想殺了廉馳報仇雪恨逃離淫窟,又想讓廉馳幫著她家的太原鏢局度過難關,芳心中亂糟糟的青年頓時一臉死灰不知如何是好。

                  傍晚時分,天臺山上盤龍寨中,山賊們正圍在寨主吳家英身邊,看著他檢視今日從路上劫♂掠來的一箱子金銀首飾。忽然一個山賊跑進來喊道「吳老大,那個偷了咱們金佛的宮綠蝶又殺回來了,這次還帶︻來了她的姘頭,那個什麽毒劍公子廉馳,那小子說是要挑了咱們盤龍寨呢」

                  吳家英怒聲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報訊地方的山賊道「一共有四個人」吳家英扛起大刀,大笑道「四個人也敢來咱們盤龍寨惹事,弟兄們,去把寨門緊緊守好,別再地獄修羅走脫了那宮綠蝶」報訊山賊嘿嘿笑道「一同來的』另外兩人,也是極為美貌的小娘們,一個叫做吳茹萍,一個叫做崔月華,一點也不比宮綠蝶差,咱們√這次可有艷福啦」

                  吳家英呸了一口,淫笑著道「都他媽的是給廉馳玩剩下的爛貨,居然還陪著廉馳那小淫賊來鬧事,看來銀雷是喜歡上了給人強奸的調調,咱們弟兄們今天就讓這三個小騷貨爽個夠」

                  盤龍寨總堂之前,廉馳〓一行四個人被山賊包圍在中間,宮綠蝶低聲對廉馳說道「鏢局行事講究的是先禮後兵,不可以一上來就逼得人沒有活路,等下如果我能說服盤龍寨從此不再▃碰太原鏢局的車隊,再賠上我們這一趟被劫鏢的各種損失,咱們收了錢就可和和氣氣的離去,你千萬不要給我多惹是非……」一陣大笑打斷了宮綠愛人蝶的話,吳家英扛著大刀來到場中,一見廉馳身側三個女子,吳茹萍嫵媚誘人,崔月華穿著男裝也難掩麗色,反而顯得活潑以熊王為首俏皮,而宮綠蝶胸乳豐滿面目秀美英氣十足,三∏女各有各的妙處,看得吳家英眼花繚亂,對廉馳的艷福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大刀一指廉馳道「廉小淫賊,你可是給這三個小妞榨幹了身子,再也抵受々不住,這才將她們帶來獻給我們盤龍寨呀?」四周的山賊也跟著一陣哄笑。

                  宮綠蝶強壓下怒氣,高聲道「盤龍寨劫了我們避火珠太原鏢局的車隊,今日我們是來為此事討回公道。若是盤龍寨願意賠給我們十七萬兩銀子,此事就可一筆▲勾銷,要不然可就別怪我們太原鏢局來與你們勢力為難了」吳家英一聽立刻火冒三丈,揮舞著大刀叫道「老子搶便是搶了,賠你媽了個逼,你們太原鏢局就是個空架子,能把老東嵐外域子怎麽樣?宮綠蝶你這小騷貨,別以為睡了太湖飛燕的男人就能得了飛魚幫援手,廉馳這小白臉住在太湖跟入贅似的,說不定回家都要喝單燕的洗腳水,你這外邊進行來的野爛貨,不過就是▓個給單燕去洗尿壺的貨色。」眾山賊也跟著哄笑╲附和起來。

                  宮綠蝶被廉馳奸淫虐待,心中本就憋悶著一股邪火,聽吳家英將她說得如此下賤,哪裏還能忍耐,拔出長◥劍喝到「我一劍殺了你」宮綠蝶劍法千變萬化,讓吳家英防不勝防,不過是煉制高等仙丹十招就被宮綠蝶一劍刺瞎了右眼,狂性大發之下大刀更沒了章法,而宮綠蝶有〓心將對廉馳的怨恨發泄在吳家英身上,反而不急著取勝,而是一劍又一劍刺向吳家英,每一劍都入肉不深不傷要害,不一會吳家英全身上下幾乎都是↘劍傷,變成了一個血人。

                  四周山賊早就一擁而上,廉馳有心讓宮綠蝶和吳家英單打獨鬥,便連連使出天極劍法中殿主的「天門」「離宮」「天關」之類招數,將所有山賊都攔在了場外。

                  而吳茹萍和崔月華也都拔出雙刀,殺向眾山賊,剛剛宮綠蝶被人出言侮辱,那下流言語兩女卻是感同身受,憤可惜艾幾乎都是假恨之下出手絕不容情,片刻之間盤龍寨中一〓片哭爹喊娘,眾山賊見卐老大已經快被宮綠蝶活剮在場中,而另兩個女煞星也是殺氣騰騰,眼見盤龍寨必敗無疑,立刻四散而逃。

                  終於吳家英失血過多體力不支仰天倒下,宮綠蝶俏臉含怒∩∩,用劍抵在吳家英心口冷冷的道「還有什麽遺言要交代嗎」吳家英惡狠狠的說道「小兔崽子還想拖住馬王們,我吳家英的後臺可是大名鼎鼎的青城派,你們如果敢殺◇我,保證你們沒命活著離開蜀中……」宮綠蝶哼了一聲,長劍一送了結了吳家英的性命。而廉馳在旁邊一翻白眼,心想自己居然又糊裏◢糊塗的開罪了青城派,張北晨這老王八為什麽偏偏要找個與自己八字不合的青城派來聯手,可不是專門跟本公子過不去嗎?

                  回到鎮青藤果呢中的客棧,四人身上都在廝殺中濺了不少鮮血,廉馳便拉著三女同去浴室中洗澡。大浴桶中,三女赤裸的擠作一團,都想盡量距離廉馳遠一些,三張羞澀的嬌美面容交相輝映,讓廉馳色心噗大動,撲過↑去抱住宮綠蝶,大笑道「綠蝶小美⌒人,本公子今天幫了你這麽大一個忙,還為了你們太原鏢局得罪了青城派,你是不是應該好好報答於我?」

                  宮綠蝶紅著臉,用纖手推在ζ廉馳胸口,低著頭道「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想讓我怎樣報答?」廉馳挑起宮綠蝶的下巴道「來給本 嗡少爺親一個,你可不許趁機咬我的舌頭」宮綠蝶聽了心中Ψ 一陣悵然若失,自己被廉馳這淫賊幾番奸淫,初吻卻是留了下來,反倒最後才給廉馳奪去。

                  宮綠蝶自然不會主動去吻廉馳,只不過♂在廉馳湊上來的時候沒有反抗躲避,青澀的半張櫻唇,忍受著廉馳舌頭的入侵。廉馳舌戲了片刻,就想要挺槍插入宮綠蝶的蜜也是臉色大變穴,宮綠蝶卻忽然用力掙紮起來道「我現在不想做那事情」廉馳最是喜歡宮綠蝶掙紮的屈辱樣子,反而更加興奮,吳茹萍看著大門上用力將廉馳拉開,皺眉道「廉馳你喜歡欺負人也要有一些分寸,剛剛一番廝殺回∏來,煞氣⊙都沒消呢,就想著我們跟你做那種事,當我們是茹毛飲血的野獸不成?」崔月華也附和道「對呀對呀,廉馳你』這臭賊真是沒半點情調,現在我們還時不時想起那些盤龍寨裏的一地死人,哪裏有興致跟你去淫樂」

                  廉馳聽她們說得有理,心中的欲火也消去了許身上青光爆閃多,只好悻悻說道「好吧,今晚∞就先放過你們」大床之上,崔月華睡在廉馳的左側,而吳茹萍自告奮勇的但在神界之中睡在了廉馳和宮綠蝶中間,好讓宮綠蝶不必再給廉馳騷擾,任憑廉馳在自己身上大逞手↙足之欲。

                  吳茹萍憐惜的看著一旁神色哀怨的宮綠蝶,心中對廉馳又是失望又是憤恨,廉馳來天臺山時還信誓旦旦的說會溫柔對待歸墟秘境宮綠蝶,現在不但強占了宮綠蝶的清白身子,而且還畫出春宮圖來威→脅人家,實在是卑鄙下流到了極致,自己還曾經幻想和崔月華一同嫁給廉馳安穩度是你過一生,如今看來廉馳這人實在不能托付終身,還是要想個機∑會救出宮綠蝶,帶著妹妹崔月華三人一起逃離♀廉馳的魔掌才行。

                  第二天廉馳睡醒,一見身邊三個絕色佳人依偎在身側,心想這次可又能弄「出床笫間的許多新花樣來,立刻情欲勃發,回身抱住吳茹萍的嬌軀,輕輕撫弄起來。

                  吳茹萍給廉馳挑逗得全身酥癢,忍不住扭動沒想到呻吟起來,宮綠蝶一睜眼就見到吳茹萍和廉馳兩人在床上纏綿在○一起,羞得臉上一紅,人又向大床內側的墻角縮了過去,只盼廉馳能夠在吳茹萍的身上滿足淫欲不要再來折磨自己。

                  廉馳見宮綠㊣ 蝶躲到一邊,又怎麽會讓她輕易逃脫,將吳茹萍推到崔月華懷裏道「月華,你來幫我照顧你姐姐,綠蝶她只有三皇勢力擁有聖者前邊的小花穴還沒嘗過本公子的真家夥,若是不︽給她嘗嘗,她就要怪我偏心了」

                  宮綠蝶連連搖頭道「我不要,我不體內怪你偏心,你去和茹萍姐姐還有月華妹妹去玩吧,我●就在邊上看著就是」廉馳大〖笑道「只是在邊上看能有什麽樂趣,綠蝶你就乖乖過來吧」說著撲向宮綠蝶,將她╲壓在了身下,想要將陽具插入宮綠蝶的花穴中。

                  宮綠蝶雖然給廉馳多番淫辱,可是她那女兒家交歡的正路之前全都是給崔月華用假陽具奸淫,還真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未曾給廉馳侵犯過,自然不願給廉馳輕易得手,在廉¤馳身下拼命的掙紮,想要守住她最後的一絲微薄尊嚴。

                  宮綠蝶這次武功沒受廉馳藥物壓制,身上力氣十足,居然讓廉馳一時無法得手。

                  吳∞茹萍見廉馳又在強迫宮綠蝶,自然不能任由廉馳作惡,掙脫了崔月華的懷抱,想去將廉馳從宮綠蝶身上拉下,三個人赤身裸體的在大床上 糾纏在了一起,崔月華在一旁看得情潮湧動,拿起了雙頭龍假陽具◣◣◣,趁著吳茹萍背對著自己雪臀高高翹起,將鑲嵌有寒玉的那頭陽具插入了吳茹萍的花穴一個晶瑩剔透裏。

                  吳茹萍給這突然侵入下體的異物插得倒吸了一☉口氣,只覺■得那假陽具上傳來一絲絲涼氣,與她平時習慣插入的那一根全然不同,異樣的刺激讓她突然全身無力,軟到在了宮綠蝶身上,只得任憑崔月華抓著那假◆陽具在她的花穴裏攪動抽插。

                  崔月華見吳茹萍毫不反抗的任人褻玩,十分情動,跪到了吳茹萍身後,將另一頭的假陽具攻擊它們插入了自己的蜜穴當中,小腹一挺一挺的開始了她們姐妹最為喜歡的同性交歡。

                  吳茹萍將頭埋在宮綠蝶的ω飽滿雙乳當中,被花穴中的假陽具刺激得嬌吟不止。

                  宮綠蝶被吳茹萍這麽一壓,掙紮立刻變得虛弱起來,她本就是女※兒家力氣不大,又因為聽到吳茹萍魅人的呻吟也動了春情,下體胯間一陣酸軟無力,只得委屈的給廉馳按住,被廉馳的陽具插入了她的陰穴之中。

                  宮綠蝶的陰穴竹葉青第一次被真正的陽具插入,滾燙火熱的充實感覺讓她十分舒服,卻又不好意思№當著廉馳的面表現出來,只得將頭扭到了一邊,把滿是情欲的粉臉藏在了吳茹萍身下。

                  宮綠蝶和吳茹三滴本命精血直接朝那道人影滴落了下去萍兩人四目相對,都是大為羞澀,兩人都是正在被人在花♂穴裏抽插,眼中滿是迷蒙的情欲,尤其吳茹萍半張著朱唇,臉上嫵媚的神態讓同為女兒家的宮綠蝶也極為心動,忍不住抱卐住吳茹萍的頭,將紅唇印了上去,兩女下體分別給廉馳和崔月華奸淫,頭卻並在一處,口轟舌糾纏中,一邊呻吟一邊熱吻起來。

                  廉馳和崔月華好像在比賽一樣,奮力在※兩女體內抽插,本來崔月華靠著的是自己嬌嫩的花穴夾住另一根假陽具來動作,每一下都刺激得下體一陣酸軟,向來都不是廉馳的對手Ψ Ψ 。不過這次有了寒玉的幫助,另一只假陽具讓吳茹萍極為吃不消,花穴因為寒流的刺激用力收縮,緊緊包裹住了進進出出的假陽具,肉穴裏被弄得十分酥癢深深深深,吳茹萍還從未受到過如此強烈的刺激,高潮來的極為迅猛↑↑↑。當宮綠蝶被廉馳推上了情欲巔峰同時,吳茹萍也哭叫著達到了高潮,兩就連劉沖光身旁女的淫叫此起彼伏,大床上滿是春色。

                  完事後崔月】華得意的對廉馳說道「臭賊,以後就算不用你來插我的後庭,我自己也有力氣來滿足姐姐了」廉馳笑道「那你不會覺得後邊的小肉穴空空的很難受嗎?」崔月華被廉馳一說,果然覺得自己剛剛交歡時候△△,雖然高潮中十分舒服,但還是隱約間有些不大滿足,皺眉道「都是你這臭賊害的,弄得人家好像成了淫娃把何林蕩婦一樣,非得要前邊和後邊的小洞洞同時給插滿才會覺得足夠」崔月華這句話卻也說到了吳茹萍『心裏去,她剛剛高潮中,不由自主青帝的夾緊菊門,只盼能有一根棍子在菊穴口廝磨抽插,好讓她後庭也能隨著〖前邊的花穴同時受到奸淫的刺激。吳茹萍芳心中一陣酸楚,自己姐妹兩人都給廉馳調教成了這般淫蕩模樣,以後還如何能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能抵抗恢復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宮綠蝶也是心中驚懼,只怕這樣給廉馳變著◤花樣淫虐下去,自己也會變成崔月華一般,再也難以被普通的交歡所滿足,偏偏是要像蕩婦一般給青神風多人同時奸淫才能徹底快活。

                  吳茹萍和宮綠蝶正在難過█中,廉馳卻更加打擊她們道「兩個小洞洞給插滿算得上什麽,現在咱們有了四個人在床上,可以把你們其中一人放在中間,前邊的小穴和屁股的【後庭同時給插進去以後,還多了一人,就來插進嘴裏去,全身三個地方同時給抽插,那滋味是不時候是讓你們很期待呀?」三女聽了都是心中怨恨廉馳變本加厲的欺淩,可是身體卻是極為敏感,只是想象中三處被同□時奸淫的滋味,下體就一陣陣悸動,流出了許多花蜜。

                  到了晚上,廉馳果然想要嘗試三處同時奸淫的花樣,三女給他○剝光了身子拉去床上抵抗不得,只是這三穴同奸誰都不願第一個嘗試,三女互相推拒起來,吳茹萍嬌羞道「我身子太敏感臉色陰沈臉色陰沈,之前只給同時插了兩處,就難過得很,連續①高潮得魂都沒了,你們就不要來欺負我了吧」崔月華連連擺手道「我可不要這嗤麽給三個地方一起插進去,我看還是宮姐姐你來【吧,你跟了廉∮馳這臭淫賊最晚,先入門為大後入門為小,到了床上你應該要聽我們的才是」宮綠蝶怒道「什麽先入門後入門,你當是〖嫁了人在排尊卑嗎?咱們都是給廉馳這王八蛋抓了來囚禁奸淫,又不是嫁給了他,同是落難女子,憑什麽還要分先後大然後封鎖星際傳送陣小,我才不要給你們這樣欺負」廉馳見◣三女都不肯給這樣玩弄,逼迫道「你們三個小娘子若是不快快選出人來,咱們今晚上就雨露均沾,讓你們每人都來中間實力竟然又突破了給這麽玩一次」三女聽了都是心中一驚,心想廉馳這淫賊欺負起女兒家※來從不知道憐香惜玉,即便自己不是第一個去中間給其他三人奸淫,不過自己畢竟還是女兒家,奸淫別人神劫的同時,自己的花穴也要被那雙頭龍假陽具刺激,出了力氣之後,還要給輪換到中間去受那三ぷ穴齊奸的虐待,沒了氣力掙紮只怕是要更加難過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