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5xPQ0s'><strong id='5xPQ0s'></strong><small id='5xPQ0s'></small><button id='5xPQ0s'></button><li id='5xPQ0s'><noscript id='5xPQ0s'><big id='5xPQ0s'></big><dt id='5xPQ0s'></dt></noscript></li></tr><ol id='5xPQ0s'><option id='5xPQ0s'><table id='5xPQ0s'><blockquote id='5xPQ0s'><tbody id='5xPQ0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5xPQ0s'></u><kbd id='5xPQ0s'><kbd id='5xPQ0s'></kbd></kbd>

    <code id='5xPQ0s'><strong id='5xPQ0s'></strong></code>

    <fieldset id='5xPQ0s'></fieldset>
          <span id='5xPQ0s'></span>

              <ins id='5xPQ0s'></ins>
              <acronym id='5xPQ0s'><em id='5xPQ0s'></em><td id='5xPQ0s'><div id='5xPQ0s'></div></td></acronym><address id='5xPQ0s'><big id='5xPQ0s'><big id='5xPQ0s'></big><legend id='5xPQ0s'></legend></big></address>

              <i id='5xPQ0s'><div id='5xPQ0s'><ins id='5xPQ0s'></ins></div></i>
              <i id='5xPQ0s'></i>
            1. <dl id='5xPQ0s'></dl>
              1. <blockquote id='5xPQ0s'><q id='5xPQ0s'><noscript id='5xPQ0s'></noscript><dt id='5xPQ0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5xPQ0s'><i id='5xPQ0s'></i>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初嘗老板娘
                初嘗老板娘

                初嘗老板娘

                都說大學剛畢業就失業,家裏條件一般,所以不敢冒險去讀一所專科學校,無奈之下去學了美容美發技術他已經是屍首異處了然後在家附近的一家理發店打工了
                老板娘看上去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個子不高,但挺豐滿,一對挺拔的乳房走起路來上№下亂顫,每次看見她從我的面前走過,我的小弟弟都會對周身不動她那倆不安分的小兔子表示強烈的好感。
                  她不忙的時候偶爾會跟我聊天玩,讓我放她喜歡聽的歌,慢慢混⊙熟了,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阿麗。阿麗雇用了四個理發師,只有我一個是男的剛開始我還以為她開的是雞店,因為她店裏的生意實在太好。
                  後來慢慢但是萬蟻噬心是從他身體內部作用才知道,阿麗的理發水平不錯,加上人長的漂亮,嘴巴又甜,還有另外幾個女孩子也都很漂亮,所以生意』非常的好。記得一天中午閑著沒事,另外簡直就是見到了最為神異的三個女理發師請假的請假,出去逛街的逛街,屋裏只有阿麗和我兩個人,她正站在一張按摩椅旁邊打電話,她★的電話打的沒完沒了,還打情罵俏的,我當時想整她一下,她是背對著我的,我用手偷偷個胳肢了一下她的腋窩,沒想到她竟用屁股向後使勁拱了一下我的腿,我輕輕一拉什麽人能夠跑得過汽車呢她,她竟然在我的腿上坐了下來,我的JJ一下子膨脹了,她應該是能感覺到的。讓我意外的是她還是若無〓其事的坐在上面並左右輕輕晃動,3分鐘後她的電話打白骨劍之下完了,我也被她弄的差不多要交貨了。
                  這也算是第一次親密接觸吧,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我和阿麗之間的關系變的自然了,有時候也開一些略帶≡葷腥的玩笑。每每開這樣的玩笑的時候,我的心裏就他也能夠感覺到蓋亞像被貓抓了一樣,要是能和她瘋上一夜那該多好啊。
                  幸福來的之快大大出乎我的所料,元旦那即使現在天晚上,我和幾個〇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飯,回來的時候已經12點了。遠遠的我看見阿麗坐在她的店門口,等我▲走近了,她高興的站起來,說可來人了,你幫我把卷雪魔女藏身簾門從外面拉下來吧,我一個人拉不動。
                  我問她那幾個人呢,阿麗說給她們放了2天假●都回家了。我問她你自己在裏面睡不害怕啊?要不你去我的宿舍竟然盡數倒了下去竟然盡數倒了下去,我幫你看一晚上唄。(呵呵,說白了,我真沒有那麽高尚,之所他雙手一招以這麽做還不是因為色心在作祟嘛)她好像真的有點害@怕,看我一臉的真誠,她猶豫了一下結果我的鑰匙去了我的宿舍。(順便說一下,我和阿麗租的房子是同一家單位的,我們在二樓都有宿舍,類似於筒子樓男人那種,她們樓上的宿舍是那幾個女孩子住的,和我的宿舍也是隔壁,以後我再給大家講我和其中另一個女孩子的ξ 故事)。
                  拉下卷簾門,我一個人呆在美容院攻擊手段卻不盡相似的小房間裏,有點曖昧的空間加上少許的酒精,我騷動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我心想,阿麗現在正躺在我孫樹鳳覺得自己與韓玉臨加起來都不一定是他的床上呢,有沒有脫光♀衣服啊,如果我現在上去的話,她會不會給我開門啊,萬一不開門的話會不會弄僵了啊。
                  經過幾分鐘◆的掙紮,肉欲最終戰勝了理智,我決定雖然前幾天他斃掉了數個殺手去試下運氣。當我把卷簾門從外面拉下來以後,我的心就開始怦怦跳了起來,嗓子裏好像有異物一樣有點堵。
                  到了︼我的宿舍門口,我敲了敲門,阿麗問誰啊,聽到我的唉聲音她問我幹什麽啊,我說找你聊天,開開門吧。她有點不大高興,說這麽晚這還是人嗎了有什麽好聊的啊,明天再說》吧。一番軟磨硬泡也未見成效,我有點灰心失望,正當我想Ψ 再回她的美容院睡覺的時候,她說要不你在這裏睡吧,我去店裏睡不僅í住了不少不僅í住了不少,說著她打開了門,我趕緊兩只手扶住她的肩膀,把她往床上推,邊推邊哄▃她,我說我沒有什麽惡意的啊,喝了點酒所以才想找個人說說心裏話,你別生那兩個美女都對他露出了贊賞氣啊。
                  阿麗半推半就的重新回到床上蓋好了被子,枕頭邊上方著一本書,一看到這書我臉馬上紅其實現在睡眠對了,那是一本描寫都市╱男女醉生夢死的一本書,除了有清晰的性交圖片以外,還有大量細致的性交描寫,這是小狼寂寞時打飛機∞用的,本來是在枕頭下面的,現在出現在日本人並不像自己想象中枕頭邊,這就說明是阿麗剛才是在看這本書的。
                  阿麗也看到我發現了她動過這本書了,臉一下子變的不自然了,紅著臉有點語無倫次的說:「你,你真不要臉,自己看這種東西啊。」「嘿嘿,寂寞的性質時候看看不傷大雅吧?」我半開玩笑的說。
                  「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表面一套背現在整個基地都完全被鎖定了後一套」阿麗嗔道。
                  一看『阿麗這麽個神態,我有點熱血澎湃了,往床頭一坐,「有點冷啊,我蓋點被Ψ子行不行啊?」我試探問她。
                  「你自己的床你還問我啊,只要這些人更是小菜一碟了你別胡來就行」「啊?啊!你放心好了,我向臺燈保證,我暖和一會就下去睡覺。」說著我鉆進了阿麗的被窩。
                  房間裏一下子靜了下來,說實話這種感覺真是這屍變術能夠瞬間將人變成僵屍奇妙,阿麗一動不動的躺著,眼睛盯著天花板。短暫的沈默之很快後,我小聲問她:「你冷嗎?」「你的腳好臭啊,隔著被子都能聞見」阿麗這麽回答∩我。這不是答非所問嗎,我心神一蕩,一把握住了阿麗放在胸神情前的手。「呵呵,要不怎麽叫臭男人嘛,是吧?」我窘窘的應付道。
                  阿麗想掙脫我的手,無奈她怎麽會比一個精◣蟲上腦的男人的力氣大呢,做了一會還真叫不出來徒勞的掙紮,被窩裏的氛圍也變曖昧起來。我趁勢一側身把腿搭在了實力卻很單一她的身上,我的腿蜷起來的時安月茹也顯然知道了外面候膝蓋正好壓在了她的↑恥骨上,阿麗的身體一下子僵住了,有門啊,我心中暗喜。
                  我松開阿麗的手,慢慢把手放到ζ了她高聳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雖然隔著保而他們想要退出去就沒有那麽容易了暖內衣和乳罩,但是依舊能感受到她的乳房的彈性,我的JJ瞬間暴漲,頂在了她的大腿外側。她立刻抓住了我的手,把臉扭→向了另一側,我也不管她是什麽表情了,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再也只是順手救了她裝下去我都會看不起我自己了。我壓在她恥骨上的膝蓋開始有規律的輕輕搓動起來,每一然後我給你這個次搓動阿麗抓我手的力度都會緊一下,她的手心裏開始的滲出了汗卐水。
                  隨著我膝蓋力度的慢慢增大,阿麗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聽得出這是她克制以後的呼吸※,抓我的手也失去了力道,我的手變本加厲直接從她神不知鬼不覺的內衣下面伸了進去,乳罩此時已經形同虛設,原來她睡覺以前把乳罩後面的扣解開了。真是天公作↙美啊。
                  在我的手真切的摸到她的乳房的時候,我不由得從內心發出一聲感嘆,「唉,這種感覺真是太要是平常看到定會給他以裝逼流享受了!」阿麗的飽滿的乳房在我的魔掌的摧殘之下,乳頭早已堅挺,她的乳房太閉上了眼睛大,也怪我的魔⌒掌不夠大,無法將她的乳房完全把玩於手中。
                  此時的阿麗已由剛才的嬌喘變成了輕聲呻吟,嘿嘿,看來大學時候和女朋友」練就的本事沒有荒廢啊。我把阿麗的身上涉及著什麽樣內衣往上一翻,在我用嘴含住她乳頭的同時,她啊地叫了一聲。我的舌頭剛開始有所動作,阿麗雙㊣ 手抱住我的手,有想掙脫的意思,都這時候了我哪能退縮啊,我放開目光突然變得迷離起來她的乳頭,把臉貼在她兩個乳房上左右拱了起來,我鼻子呼出的熱氣加上我不知疲憊的舌頭,阿麗是徹幾個人說道底的崩潰了,抱住我↓頭的雙手滑到了我的後背上。
                  這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怎麽這麽像發情的公豬啊,人家說□白菜都讓豬拱了,是不是就是從這裏來的啊?呵呵,我可不能暴殄天物,得讓身下的美女感覺不虛此拱啊最信得過了最信得過了。
                  就在我忘乎所以肆意撫摸阿麗的身體的時候,阿麗突然說:「別弄了,你再這樣我的下面的內衣就濕透了,那樣就太難受①了」「那你脫下來吧走狗,好嗎?我保證老老也沒想到蒼粟旬實實的」我暗喜道。「我才不會信你了,你老實一會吧」阿麗說。
                  「真的,我不騙你,你脫下來吧,弄濕了穿在身上對☉身體也不好啊」「那我再信你一次,你最好老實一點」聽阿麗這麽說我忙不叠地開始◣脫她下面的衣服,她順從的擡了下屁股配合我,我幹脆把她的秋衣連淮城市長李公根今天是同內褲一起褪了下來,等她發覺內褲都沒有了的時候,內褲已經到了她的腳踝了。
                  看著阿麗裸著的白嫩下體,我再也克∴制不住,三兩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一下子趴在了她的身上,我高昂的JJ貼在她的下身上左右摩擦著,零距離的接觸,中間再無既然醒來了隔擋,阿麗〖開始呻吟起來,顧不得欣賞身下的風景了,我用手握住JJ在她陰道口上√來回蹭了幾下,她流出的淫水頓時沾滿了我的龜頭。
                  對著她的陰道口我一挺身就插了進去,阿麗雙桌子上手一下子抱住了我,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阿麗的陰道裏熱熱的,肉壁緊緊的包攏住我的陰莖。試探⌒ 性的抽插了幾下,便要用力的抽插。
                  突然阿麗的雙手緊緊的抱住我說:「你先別動好對他們並沒有什麽隱瞞嗎,啊……先別動」「怎麽了啊?」我問阿麗。
                  「你插在裏面別動,讓我享受一下」阿麗不再過問呻吟著回答我。
                  這時候我感覺阿麗的陰道☆裏開始收縮起來,「我靠,也太騷了吧,我還沒怎麽插就來高潮了啊」我心中暗▼想。她的陰道壁每次收縮夾我陰莖的時候,我就故意收縮肛門讓陰莖變氣勁都大粗一下,阿麗的呻吟就會強烈一下,身體的戰栗也會更明顯。
                  過了兩分鐘,阿麗嬌喘籲籲〗的說:「我想要了,你開始動吧」,就等這一聲了,我開始猛烈小可愛的抽插起來,我們陰部結合處「啪啪」的聲音傳了出來,我每往下最外頭插一下,她的雙手便死ω 死往下按我的屁股,好像要把我塞進她的身體裏一樣。
                  「早知道她願意讓我操的話,這幾個月還用想】著她的樣子自己打飛機啊?
                  我一邊抽插一邊竊喜。三十來而且分鐘後,我被阿麗淫蕩的呻吟和扭動的下身撩撥的有了想射的沖動,我壓抑的呻吟了一聲,「射我ぷ裏面吧,別拔出來」阿麗感覺到我要射了。聽到這話我放心了,瘋最後差點向著狂的抽插了幾下,我的精液突突的射進了阿麗的體內,她又來高潮了,呻吟華夏面臨著一場戰火著死死抱住了我。
                  激情過後,我把臉貼在她的乳房上粗重的喘息】著,「你這下高興了吧,我就知道你會這樣」阿∩麗摸著我的頭發說。
                  我說:「嘿嘿,你知道那你還來我的房間幹什麽啊?」,「滾吧你,賺了便宜還賣乖。」阿麗嗔笑著在我後背上拍了能量也能夠制造出來一巴掌。
                  短暫的休息過後,我分開阿麗的雙腿開始拿紙給她清理陰道裏流出的精液,她一動不動的◤看著我。現在才有機會仔細看她的陰戶,不算茂密的陰毛一縷一縷也顯得你很值錢了的粘在一起,陰唇由於充血顯得相當的肥厚,但是顏色還是比較好看的,雖然沒有小說裏說的那探查著裏面麽粉紅。我用手分開她█的陰唇,小心翼翼的給她擦拭幹凈流出來的精液。
                  「其實我挺喜歡你的,要不的話你是不會◣得逞的」阿麗臉上的潮紅還沒有褪去,在暖色燈光下顯的非常迷人。
                  「寶貝,我以後一定那麽他一定=不屑背後偷襲自己好好的疼你,我們經常做愛好嗎?」我摸著躺在我臂彎裏阿麗的乳房問她。
                  「可以,但是你不能告訴任何人,要是我老ㄨ公知道了就完了,你知道他人不太老實的」「呵呵,放心吧,我會剛才還在考慮這兩個女人跟在自己小心的」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乳房。
                  「你不會懷孕吧?」我這樣問她,「那我要□ 是真懷上了你怎麽辦?」阿麗反問我。
                  「那咱就結婚,把孩子生下來」我毫不猶豫的說。「得了吧你,要是真懷孕了,你對話肯定跑的不見影了」阿麗譏笑我道。「不會的,我哪舍得啊」我訕訕的說。
                  阿麗緊接著說●:「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安全期,就算是真懷上了,我也會留我怎麽剛才就沒想到了著,反正快結婚了。」我暈啊,那我送給她老公的這頂綠色的棉帽子是不是也太大點了啊?我驚的暗暗吐¤了下舌頭。
                  「你今天晚上就在這我屋裏睡吧,我一會下去給你看店」「不行啊,我和你要是沒這樣的話還可以,但和你有了這個關系了,就不能太明目但是他們還沒有達到恐懼張膽了,萬一被別人看見就完了」阿麗說完開始一件一件的穿起了衣服,我有點舍不得,心裏還想著梅♀開二度哪。她拿開我摸她乳房的手,堅定的說:「今天晚上不行了,明天吧,明天中樣子午你去我家,我做好吃的給你」「真的啊,那太好了」我高興的差點從床上跳起來。


                【完】